朗目风韵

发布日期:2018-09-04 09:39:4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关于名山大川的唯美歌颂,在华夏大地几千年生生不息的文化脉流中,无数文人墨客前赴后继,挥毫泼墨,将这方诗的国度影绘得斑斓多彩、引人入胜。静思间,脑海中不断扫描着我生活的这座被誉为“麒麟仙子降祥瑞”的城市的座座山脉,不求能与泰山媲美,只为代表一方文脉、一地风采,思来想去,我觉得朗目山最为合适,不说别的,单就曲靖古八景之一的“朗目夕照”,大抵可使鸿儒沉醉、白丁震叹了。

朗目山又称东山、青龙山、黄榜山,绵延于曲靖市境东部,距麒麟城12公里,海拔最高点2329米。其横贯南北,南连文笔山,北接五台山,虎踞龙盘,巍峨挺拔。山上森林茂盛,绿树成荫,山间流水潺潺,鸟语花香,佛教寺院遍布其间,其名称来源于朗目山寺,此寺亦叫石喇大寺,因山下石喇村而得名。

曲靖学者赵宏逵在其著作《话说曲靖·滇东揽胜·巍峨宏大朗目山》中,对朗目山作出“山上怪石嶙峋,景色苍翠,远看水连天碧,近听万壑松涛,故有‘到此无尘处,人在画图中’”的诗赞。赵老先生出身中医世家,同时对曲靖地方史有一定研究,有《石城故址考》、《白石江战役考》及《论棘人大起义的历史地位》等著作问世,其研究注重事实考证,善于寻根问据,治学态度令人敬仰。带着对老先生书中所著历史的感性认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我们驱车前往朗目山,一睹其伟岸风采,最大限度将对朗目山的感性认识通过走访品味、精深加工、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上升为理性认识,更好地读懂朗目山,读懂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

汽车沿着山间公路蜿蜒而上,在山腰一片开阔地驻足,极目远去,整座曲靖城尽收眼底,无论是烟云缥缈中的高楼林立,亦或是山脚沿江水乡的河道密布,又或是艳阳照耀下的波光粼粼,南盘江犹如一条玉带,星罗棋布的大小湖塘宛若粒粒珍珠,堪比莫奈笔下令人膜拜的《日出》,此情此景,我遥想着,枭雄曹操在观临沧海时发出“水何澹澹,山岛竦峙。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呐喊,倘若他身临这方美景,又该作何感触,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文学史册上,又将多出一首震撼人心的《观沿江》,因为,似我这般小人物,临此景早已心潮难平,诗意喷涌,何况著名“三曹”之一的曹操呢。

沿朗目山腰拾阶而上,一棵棵见证历史沧桑巨变的古树巍然屹立,无论是隶属苏木科的皂荚树,还是隶属银杏科的银杏树,树龄短至上百年,长至五百年,不断诉说着朗目山悠久浑厚的历史底蕴,它们屹立山腰,见证着眼前这座有着“爨乡福地”之称城市的历史变迁,古往今来,不愧是记录曲靖历史的活化石。使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是北宋大书法家米芾书写、郡人复刻的“第一山”石碑,在曲靖这个古时偏居一隅的地方,可以见到创立“米点山水”的北宋大书法家米襄阳的书法作品,着实令人振奋,眼前的“第一山”三个字,笔力遒劲,飘逸中透出规整,灵动中彰显古朴,与米芾《研山铭》、《拜中岳命帖》等代表作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米芾的书法使朗目山多了一份意蕴,这是一座书法之山,文化之山,它与爨宝子碑、爨龙颜碑等文化精品,使古时被誉为“蛮荒之地”的云岭大地归为正统,使曲靖这座古城成为滇东大地一方文化重镇。

与中国大多数寺庙无异,朗目山寺坐落于山之上、云之端,始建于何年何月已无从考证。据史料记录,朗目山于明朝洪武十九年(1386年)重建,距今已有600余年历史。明、清两朝建造修葺后,朗目山寺规模更加宏大,到明末清初,寺院香火极盛,“释子如云”,朗目山寺名声大噪。该寺依山势自下而上建有一寺五庵,最下左为华严庵,右为弥勒庵,中间为普照寺;中层有云崖庵和白龙庵;至最高层是祖师殿。大寺共有寺房二百余间,寺中曾有铜佛10尊,铜铸亭炉一座。据称,著名的朗目大师便在此修行,因著《经石滴集》、《九带集》而名动京师,成为曲靖文化发展史上的骄傲。朗目大师还著有《浮山法句》,内容包括他写给他人的书信,谈及佛法的道理与修行知识,此外还集录了他所作的七言与五言诗若干首。其从小便受到华严家学熏陶,一生奉华严学数十年,通过长期的华严熏陶,日渐变成一位自由出入,运用法界缘起无碍自如的华严学人。禅宗思想是其一生最重要的思想特色之一,其在云南的影响广泛存在,云南佛教界一直把他看作是得道高僧。以朗目山寺为代表的的文化遗存,记录、传播着悠悠文明,不断为这座城市输送文化养分,予城民以文化熏陶。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置身于朗目山顶万亩高山草场,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王维的这首经典诗句,在海拔2000多米的巍巍山脉之上,看青松摇曳出片片绿浪,品花草沉醉于春意含情,采野生菌于花间蕨底,再遥望远处朗目山畜牧科技示范园,成群结队的羊群悠然吃着嫩草,仿佛一块绿色大毯上点缀着点点白色小花,我想,陶渊明笔下不为外人所入的桃花源大抵不过如此吧,那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写意画与眼前的此情此景亦是异曲同工之妙吧。所不同的是,眼前的这方景致,亦充满着现代化元素,看,中国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云南曲靖朗目山风电场上,一组组风力发电机随风旋转,接纳吸收着大自然的力量,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滑动旋桨,不断为这座城市输送电源,造福苍生。也许,山下的石喇村村民,乃至沿江人民,也是这般朴实勤劳,胸有大爱吧,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二者之间年年岁岁的相濡以沫,早已融为一体,共生共荣,继而心灵相通、灵魂交融。此时的我们,俨然已不仅是置身草场,随春踏青,以获得身心的放松,更是灵魂的涅槃、心灵的洗礼。

苍茫古朴,雄浑巍峨,诗性风骨,这便是我眼中的朗目风韵。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