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会泽县人民法院张才亮执行二三事

发布日期:2018-09-06 10:04:1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记者黄官品通讯员区鸿雁朱金贤文/图

初见张才亮,是在会泽县纸厂乡的一家小餐馆外,同事在餐馆津津有味吃着家常菜,而他“不合群”地端着一桶“马老表”牌方便面。

见我们露出诧异的目光,身材瘦弱的他很不好意思地笑笑。“乡下就餐条件有限,但这几年还是习惯了。”张才亮说有开水泡方便面不错了,条件允许时会在村委会煮点洋芋或鸡蛋。很多时候一天到晚只有饿肚子。会泽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石佳忱在向记者介绍他时,这样评价说:“有干劲、有热情、有冲劲、有办法。虽然执行工作艰难、条件艰苦,但他从不推诿、不讲条件,为大家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执行考验法官的智慧

“也许执结一起案件并不难,难的是让被执行人心服口服,这对法官的智慧是极大考验。”张才亮深有感触。

侯某夫妇的儿子外出务工死亡,公司赔偿家属99.8万元,扣除丧葬费、抚恤金,剩余63.1万元被侯某夫妇占有,儿媳赵某、孙子小侯无奈之下诉至法院。经过审理,法庭判决侯某夫妻给付赵某13.5万元,给付小侯35.5万元。判决生效后,侯某夫妇拒不履行,赵某、小侯申请强制执行,案件到了张才亮手上。

执行中,自作聪明的侯某将获得的赔偿金转移到第三人名下,虽然多次做工作,侯某都以赵某终会改嫁、孙子小侯一直由他们抚养为由,拒不履行判决给付义务。侯某被司法拘留后,家属将赵某的赔偿款交到法院。考虑到小侯实际与爷爷奶奶共同生活,张才亮决定主持双方执行和解。提出以小侯的名字在银行开户,将属于其的赔偿份额存入银行,待其成年后自行处置的调解意向,得到双方的支持。

“执行难,不仅仅因为案子多,面对被执行人想方设法规避执行,需要我们和他们斗智斗勇。只有勤于思考,多找方法,才能找到突破口。”在执行一起建房施工合同案中,张才亮正是凭着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韧劲,才圆满结案。

“老公,千万不要松口。”这是被执行人李某在被宣布司法拘留并带上警车时,随后哭喊着赶来的妻子杨某的叮嘱。

照常理,多数被执行人都害怕司法拘留强制措施,只要有履行能力,见到法院动真格时,多数会拿出钱来履行,可李某夫妻却是个例外。欠下建房尾款35000元被诉上法庭后,调解协议达成当天给付15000元后拒绝履行余款2万元。张才亮承办案件后,查询结果是李某名下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失信惩戒、失信曝光、限制高消费等措施均不管用,反复5次上门做思想工作也是“泡泡都不起一个”。因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法院决定对李某司法拘留。

果然直至李某的15天拘留期满,在家的杨某都没有半点反应。无奈,法院再次决定对抗拒执行的杨某实施拘留,没有想到李某同样无动于衷。“明明有人反映李家有钱可供执行,为何银行账户仅有几元零钱?”经汇报,张才亮决定对李家进行搜查,没有想到当场搜出现金7万多元,才履行余款。

为协作单位撑腰

“法院是执行攻坚的主体,其他协执单位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不辜负协执单位的信任,才能争取他们的支持,齐心协力解决执行难。”张才亮说。

“雷某父子到银行大闹,严重影响了银行的正常办公秩序,请派人员协助处理。”去年6月8日中午12点多,刚走出办公室的张才亮接到当地一家银行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当天上午被冻结存款的雷某到银行吵闹,气焰嚣张,请求协助处理。

这是一起相邻权纠纷。雷家房屋与孙家的房屋相邻。雷家建房没有保持与孙家房屋的相应距离,导致雷家房屋的滴水对孙家房屋造成损害。经多次协商未果,孙家诉至法院,法院经过审理判决由雷家补偿孙家8000元。判决生效后,雷某拒不履行。2017年3月29日接手该案,张才亮几次进村找雷某做工作均无果,6月8日上午决定再次查询雷某银行账号,发现有了一笔5万多元的存款。遂依法冻结了该笔存款中的8000元,不料当天上午10点多,雷某父子就到银行不依不饶。

“被执行人大闹银行可不是小事,如果不及时依法处理,不仅损害法院的声誉,还可能导致被协助执行单位对法院执行的抵触。”接电话后,张才亮顾不上吃午饭,边请示领导边和同事迅速赶到银行。到银行后,张才亮虽然对雷某父子苦口婆心释法析理,但二人依然态度嚣张,不仅拒不配合,还大肆辱骂执行人员。雷某父子被送进看守所拘留第三天,其家人主动到法院履行了给付义务,父子二人也对扰乱银行工作秩序、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行为承认了错误。

“老赖”线索就是指令

对于执行人而言,无论上班还是下班还是节假周末,被执行人的丝丝缕缕线索就是工作指令,就是第一要务。去年6月18日,是父亲节,原本张才亮请好公休准备带儿子去郊游。不料当天凌晨6点,就接到局领导石佳忱的电话:“长期找不到的杜某,已在保山出现,承办法官在昆明办理另外一个急案,你前往处理。”没有丝毫迟疑,张才亮迅速翻身起床,迅速赶往法院。

凌晨7点,张才亮和同事向700多公里外的保山驶去。不到24小时,来回连续奔袭1400多公里,他们克服了路况不熟、天气恶劣、身体疲乏等种种困难,采取人歇车不停的方式成功将杜某带回会泽。经过不懈的工作,杜某和申请人终于坐在一起协商,案件顺利执结。

面对执行攻坚的加班常态,张才亮说起儿子,眼眶里闪烁着泪花。张才亮的妻子在会泽县人民医院工作,妻子轮流倒班,自己异地出差是家常便饭,4岁的儿子不得不请年迈父母照看。张才亮说:“执行难,执行苦,这些都扛得住。最难的是照管不了妻儿父母。”

8年多的审判经历,干执行还不到3年。聊起工作感受,张才亮说相比审判而言,审判环节当事人矛盾还没到拔剑怒张的程度,执行时当事双方的脸已经彻底撕破,矛盾进入了白热化。往往是申请人步步紧逼不退让,被执行人想方设法与执行人员“躲猫猫”甚至暴力抗法,执行风险非常高。“有些山路,常人很难想象。”到执行局后一直身兼驾驶员的张才亮还说,在山路较多的会泽,行车风险也很突出。

“如果没有执行,法院的判决就是一纸空文,司法权威就得不到显现。尽管执行工作艰难危险,但我会一直坚持下去。”说出这句话,张才亮的眼神里透着坚毅和自信。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