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载寻亲路 大爱民政情——失联女大学生的1143个日夜

发布日期:2018-09-29 16:40:2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9月2日,失去女儿1143天的周先生一家,在曲靖市沾益区社会福利院里结束了恶梦般的寻亲苦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曾在头脑里勾画过无数次的女儿凄苦模样并没出现,当鲜活靓丽的女儿站在面前时,酸楚、喜悦、激动、感谢……涌在心头,除了相拥痛哭,就是泣不成声的感谢:“3年零48天了,我终于找到女儿了!感谢你们,感谢福利院,感谢沾益民政局的好心人!”

福利院:来了不寻常的家庭成员

2016年3月,曲靖市沾益区社会福利院接收到曲靖市救助站托养的一名女孩“赵晶晶”。2015年7月19日,“赵晶晶”在浙江嘉兴火车站走失,2015年7月22日的晚上,“赵晶晶”被富源县后所镇派出所救助移送到富源县救助站。2015年12月3日,“赵晶晶”被移交到曲靖市救助站。2015年12月底,市救助站在全国救助寻亲网、宝贝回家网及全省救助管理工作群发布了“赵晶晶”的寻亲公告,在多家新闻媒体上发布了寻亲启事,向多个救助站请求协查,多次到公安调档、查询户口信息,请公安发布协查函到各地,均无任何音讯。2016年3月,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带“赵晶晶”到昆明做了骨龄测试,骨龄显示其年龄大于18岁。请示后,2016年6月,“赵晶晶”被移交到沾益福利院。

福利院里收的都是政策兜底扶养的老弱病残障人员。当“赵晶晶”来了,不由让人眼前一亮,心生怜爱,20岁左右的年纪,皮肤白皙,清秀美丽。询问起来,眼神闪烁,说话含糊。平日里也是精神恍惚,胆小孤僻,少言寡语,沟通困难。自述名叫“赵晶晶”,才有14岁,自幼被养父母关进柜子不让见人,没上过学,眼睛看不见,养父母生育老二后的一天,让其喝了一杯水后昏迷被遗弃,而后失去部分记忆等离奇经历。交谈中,工作人员经常会问:“赵晶晶,你家是哪里的,你读过书吗,会不会写字,你父母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兄弟姊妹”等问题,得到的回答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没有”或者是“从小被丢掉”,“父母不要了”等毫无逻辑的回答。这个孩子到底怎么了?是心理有毛病还是脑子有问题?

蒋孝粉:你哭一场我哭一场

福利院把“赵晶晶”安顿下来后,院长张明亲自交代工作人员蒋孝粉:“你要把她陪护好,24小时留心,多谈心了解,别把人看丢了!”看着和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女娃娃,蒋孝粉身为一名母亲,她难以承受母亲失去女儿的苦,也难以想象,女儿失去母亲的痛。她希望早日从女孩的只言片语中发现有用的信息,帮助她回到父母身边。

面对前言不搭后语的女孩,为防止意外,蒋孝粉和她同榻而眠,苦口婆心开导她,告诉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怎么会真的不要你?好好想想自己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想起来就告诉我,福利院会帮助你联系查找,送你回家。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回到家好好过日子。”正常时,“赵晶晶”简单“嗯”“啊”应着,不好时,一把鼻涕一把泪闹情绪,就是不理人。蒋孝粉也跟着落泪,她说:“你别哭了,你哭一场我哭一场。”

女孩日常生活技能不强,蒋孝粉把她带在身边手把手教,教她捡菜做饭,绣十字绣和各种针线活。觉得她在福利院接触面窄,有外出机会就带上她,带她去买菜、买衣服及其他个人用品。还特地给她购置小锅小灶,让她可以自己做饭吃。一次,蒋孝粉回老家吃喜酒,也把她带上,让她接触和融入社会生活。一路开导:实在不行,你就当我干女儿,以后找个好人成个家,福利院也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生儿育女,慢慢找自己的父母,日子没有什么过不下去的。蒋孝粉说:“我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从来没这么上心过,她有个头疼脑热,福利院都安排我们专门陪她去就医。”

随着交往的深入,“赵晶晶”开始叫人吃饭,帮着站内打扫卫生,待人有礼,愿意交流,但提到家庭情况时仍旧会闹脾气,甚至绝食。

张院长:每天都要落实她在不在

工作人员发现,“赵晶晶”很喜欢玩电脑,特别是玩贴吧和娱乐新闻,还喜欢看日本动漫。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女孩要么是不愿回家,要么是有心理疾病。于是,请来了心理辅导老师,多次对她进行心理辅导。但她很倔强,喜欢听,却回避一切有关家庭的问题,对社工和心理老师有很强的戒备心。

日子久了,她多次提出要出去工作。根据她的状况,无法判断她是否有心理疾病或者智力障碍,要保障她的安全,又要兼顾她的意愿,选择什么样的岗位去安置她成了难题。福利院联系了一路之隔的农家乐餐厅,安排人每天把她送过去,晚上接回来。工作一个月后要求另找工作。怎么办呢?原沾益县民政局副局长温粉香把她接到了自己家中一同生活,并将她送到妹妹开的小吃店工作,一方面回归家庭生活,感受家庭温暖,再学些本事,让她将来更好地回归家庭、回归社会。“赵晶晶”认了温副局长这个“姑妈”,在姑妈家呆了两年后,提出要到新开办的“曲靖市老年公寓”去上班。曲靖市老年公寓与福利院毗邻,由沾益区民政局建设并管理。局领导找到运营机构负责人,把她安排在后勤部门,和其他后勤部工作人员不同的是,女孩上的是行政班,专门有“师傅”带班,每天上下班时,民政局工作人员与老年公寓工作人员一起做好交接和监护工作。

“赵晶晶”落户福利院

2018年6月19日,曲靖市救助站“救助开放日”活动举办,公安机关对包括“赵晶晶”在内的80多名滞留救助人员进行人像比对核实,“赵晶晶”因原籍身份证采集时额头被头发全部遮挡,人像比对没有准确结果,寻亲工作仍旧没有进展。

老年公寓也是一个充满人情关爱的地方,“赵晶晶”的同龄人也比较多,便有了几个谈得来的小姐妹。重新融入社会的“赵晶晶”,再次拥有了亲人和朋友,奇迹发生了。2018年8月31日05:59分,“赵晶晶”发短信给院长张明:“张叔叔,我头又痛了,还有做了不好的梦,有个地方,是什么贵州的,我想去看看,可以吗?”赵晶晶又说,9月1号那天,突然想起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正是爸爸,爸爸说“让我等着他来接我”。根据这一信息,张院长立即向市救助站、区民政局领导汇报,并即刻着手落实。联系上其父亲,通过公安调档确认其家庭住址。很快,远在浙江打工的父母和弟弟,一行三人马不停蹄赶到曲靖市沾益区社会福利院。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这一天,是2018年9月2日。一家人重新团聚,再续亲情。

据了解,“赵晶晶”原姓周,户口登记年龄28岁,贵州省人,2015年6月毕业于上海某大学,2015年7月19日在浙江嘉兴火车站失踪。其父在浙江经商,几年来一直在找她,在杭州网、浙江新闻网、微博、贴吧等网络媒体上均发布过寻亲信息。幸运的是,离家仅三天,她就得到了各级民政部门的安全庇护和好心人的温情关爱。

9月3日,沾益区民政局把“赵晶晶”一家送到曲靖高铁站。对于这片重生的热土,一家人留下了无限的感激和一面鲜红的锦旗。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