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叠水村的古板栗树群

发布日期:2018-11-08 10:36:3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陆良有大小叠水,很多人只知大叠水,不知小叠水。其实,小叠水是个村名,一个居住着三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庄,位于南盘江陆良下游末段的深山峡谷中,距离陆良县大叠水瀑布仅有两公里。

小叠水又是一处景点,一道很小很小的瀑布,只有在每年五至八月份的丰水季节,才会在村子南边不足一公里长的箐沟里挂起一帘一丈多高的瀑布,其壮观、喧嚣程度与临近的大叠水瀑布简直无法比拟。

远远望去,坐落于南盘江东岸半山腰上的小叠水村,犹如坐在一把天造地设般的椅子窝里,背后有丛林密布的大山依靠,两边有微微隆起的扶手拱卫,脚下则是滔滔不息的江水缠绕。

由于交通闭塞,很少有人到这里走动,深藏于世外桃源的古板栗树群鲜为人知。前年国庆节前夕,通往山外的羊肠小道终于修成了水泥路,小叠水村如同元代诗人马致远笔下“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象逐渐被人们发现和认识,尤其是连片成群的古板栗树更加引人注目。

据介绍,这片古板栗树起码不下两百株,主要分布在村庄周围和附近的田园中,传说是当年建村时开山老祖们种下的,至今不低于三、四百年的历史。等到稻田中的谷子快要黄了的时候,这些板栗树的果实也就成熟了。

村子边三百多米处有一斜坡地带,一株株硕大的板栗树挺拔地矗立着。四周尽是长满了包谷、豆荚的田埂,就像一尊年逾古稀的老人,默默地向我们诉说着昔日曾经拥有的风光、慷慨和荣耀。尽管到了老态龙钟的迟暮之年,它们却依然勉强支撑着庞大的身躯,树冠层面挂满了长着尖刺的一团团圆形板栗球果。

村子的南边,这里的板栗树群体更是蔚为壮观,树干更加粗壮,树叶也更加浓密,稍微小一点的板栗树需要两个人才能合拢,最大的则需要四五个成年男子方能抱住,树干直径达到一点五米左右。

小叠水村像这种古老的板栗树不下两百株。村里的老人说,包产到户后,这些树也许是年纪太大了,或许是管理跟不上,一年死几棵,一年死几棵,慢慢地就死亡了好几十棵,看着直叫人心疼。在一幢老宅子旁边,只见一棵体型很大的板栗树已经趴在地上,尽管呈倒伏状态,一半的根部翘露在外,但它不仅活着,而且还结有果实。这实在让人惊讶不已,原来板栗树的性格是如此的倔犟,生命力是如此的顽强,哪怕到了临死的时候,也要付出自己的所有精血,将最后的辉煌奉献给大山的子孙们。

每到秋天,一阵秋风过后,板栗籽就会从龇牙咧嘴的板栗球中掉落到地上,犹如朱红色的玛瑙,虽然没有新品种的果粒大,但鲜果的甘甜味道和干果的清香味道却是新品种所不具有的。

自打进村的路修通后,小叠水村青山绿水渐渐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村里的人们也开始有了想法——做起乡村旅游,让青山变成金山,让绿水变银河,让房前屋后、田间地头的百年古板栗树成为招牌,让藏在深山人不识的小叠水村向世人展示出诱人的田园风光。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