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芜先生与江底铁索桥

发布日期:2019-01-07 10:00:1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陶智越文/图

艾芜先生《山峡中》这篇文章,写于1933年,发表于1934年《青年界》杂志,后收录在短篇小说集《南行记》中。1983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由《山峡中》改编的电影《漂泊奇遇》。《山峡中》以云南的荒野山峡为背景,用一个流浪的知识分子“我”在一个“盗贼”集团里的所见所闻为线索,描写了一伙“盗贼”鲜为人知的生活。作家笔下咆哮发怒的江水、江上横着的铁索桥、桥头荒凉破败的神庙、江流两岸蛮野的山峰,与会泽县江底牛栏江铁索桥四周的场景相似度很高。

艾芜先生

1925年徒步入滇的路线

那么,艾芜先生到过会泽江底铁索桥吗?《山峡中》这篇文章里的场景,又是以什么地方的景观作为创作原型?

艾芜,原名汤道耕,四川省新繁县人,于1921年考入成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5年夏,因不满学校守旧的教育和反抗包办婚姻出走,从四川成都徒步到云南昆明。

当时,由四川进入云南有两条线路可以走,一条是由成都直插西昌,再行到元谋的洪门渡,这条路线要经过凉山地区,九十多年前,这一带民族矛盾尖锐,不适合单人行走,这条线路可以排除。另一条线路由成都到宜宾,过盐津,经老鸦滩,途经豆沙关和大关县到昭通,再从昭通插江底走会泽至寻甸,经嵩明到昆明。由《南行记》里另一篇文章《人生哲学的一课》,就能确定艾芜先生到过昭通,原文写到“我由成都到昆明,这一个多月的山路,全凭两只赤裸裸的足板走……因此,在昭通买好的一双草鞋,就躲在我的包袱里……”当然,也可以从昭通走威宁县,经宣威到昆明,但是比从江底去昆明要多五、六个马站的路(一个马站六十华里),这种“裸着足板”多绕几百里的走法也可以排除。

从最有可能的这条线路入滇,会泽县江底铁索桥是必经之道。

这条线路要经过两座铁索桥。除江底外,盐津还有一座铁索桥,桥下是横江,桥面狭窄,桥的大体形状也与文中不符,架在两个相对的悬崖上,桥体细长,微微下坠成弧形。且这个地方是居民点,距县城半华里左右,人烟稠密无荒凉之感。

会泽县江底铁索桥

“江上横着铁链作成的索桥,巨蟒似的,现出顽强古怪的样子……桥下凶恶的江水,在黑暗中奔腾着,咆哮着,发怒地冲打岩石,激起吓人的巨响……”这是《山峡中》一文的开篇,可以一字不改,用来描述会泽县江底牛栏江铁索桥这一带的景色。

清代同治十三年,为满足“京铜进京”渡河需求,昭通镇总兵吴永安领头上书,由云贵总督锡良批准,在原来官桥的旧址上建造铁索桥。竣工的时候,云贵总督锡良题写“桥横铁索千年永,河汇金沙万里来”,并刻成石对联,放置在鲁甸县一侧的桥头,取名为“永安桥”。该桥跨径39米,宽3.04米,用石料砌成桥墩,桥面用铁料锻打圆环互扣固定在牛栏江两岸石壁上,索桥底弦10股,抉弦4股,底弦面上铺厚木板,构成铁索桥的木质桥面,桥面两侧铁链各有两股,为拉弦。

穿越百年的江涛和山风

原作的文字里,作家描述了当时云南这片土地上雄浑苍茫而悲壮的景观,山高、路险、江流湍急而又人烟稀少:“两岸蛮野的山峰,好像也在怕着脚下的奔流,无法避开一样……桥头的神祠,破败又荒凉的……不息地打着桥头的江涛,仿佛要冲进庙来扫荡一切似的……”牛栏江铁索桥完工时,两岸桥头曾建房数间设专人护桥。旧时在这条路上行走的多为马帮,凡是马帮均养猴子一只护法,沿自孙悟空掌管天马曾任“弼马温”一职,所以置放石雕猴子一对于鲁甸一侧桥头,会泽桥头摆放的是一对石雕狮子。会泽桥头的几间护桥房里,有一间是江神庙,虽说坍塌破败,六十年代时仍有乡民供奉香火,桥头神庙这一细节,恰与原文暗合。可以认为,艾芜先生当年对此地印象极深,后来以此为原型,创作了《山峡中》一文里的场景。

不知道先生1961年到云南故地重游时,是否再一次站在了这座铁索桥上,想来那一刻,山风穿谷而过,桥下江水,依旧撞击上江流中的石礁,溅起万朵灿烂的银花。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