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荷余韵

发布日期:2019-01-08 15:20:32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凡献娥

荷,只一个字,却能引发人美好的想象和联想。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初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荷,以及“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雨后之荷,都是那么美妙动人。难怪屈原要“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了。

对于人们来说,夏天,是最适宜赏荷的季节,也是一个热闹、繁华、狂欢的季节。白居易的《采莲曲》:“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生动形象地描绘了菱叶在水面飘荡,荷叶在风中摇曳,荷花深处,采莲的小船轻快飞梭的场景。采莲姑娘碰见自己的心上人,想跟他打招呼,又怕人笑话,便低头羞涩微笑,一不留神,头上的玉簪掉落水中。这是一幅多么美好又热烈的画面。而王昌龄的《采莲曲》:“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又是那么娇美和妖娆。

古人描写的夏荷令人神往,但夏天赏荷太过喧嚣和嘈杂,我喜欢静静地赏荷。于是,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里,我与荷有了一次别样的邂逅。

那天,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去看看秋天里的荷。尽管下着雨,我还是独自一人去了蔓海公园的荷塘,荷塘周围很静,除了我以外,远处还有两三个闲人在田埂上垂钓,小鸟也隐藏了踪迹,鱼儿也钻进了水草里,只有几只野鸭和水田鸡在荷塘里出没,木板发出的咯吱声和鞋跟敲击木板的声音分外清晰。荷花已经全部凋谢,荷叶也由之前翡翠一般的绿变成焦黄,荷叶上还有一些褐色的斑块。我一下子被这静立于水中的荷叶吸引住了。是的,虽然她没有荷花的点缀,也没有之前的饱满和鲜绿,但她独立于风中的姿态透露出一种孤傲和自信的美,她不为年华的逝去而感伤,也不为取悦别人而尽情绽放,她在斜风细雨中优雅地舞蹈,自顾自地美丽着。之前“常恐秋风早,飘零不自知”的担心已然多余,也不再为“菡萏香消翠叶残”而感到惋惜。相反觉得残缺和清寥也是一种境界。这不禁又令我想起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只是后来在《红楼梦》中变成“留得残荷听雨声”。“枯”字似乎更平和一些,形象一点,而人们好像更喜欢“残”,似乎觉得“残”才够味,也更具情感和内涵。

从此,我不觉得残荷可悲,因为物竞天择,花自飘零,水自流淌,叶自残枯,这些都是大自然的规律。青春会流逝,岁月会老去,坦然从容地面对,便不会辜负好时光。

时光匆匆流逝,但我心里一直惦念着荷。在一个晴好的秋天的午后,我又独自来到了荷塘,这里依然很静。天空格外湛蓝,几朵云彩被风撕扯成丝丝缕缕,不时有鸟儿从头顶上飞过,小鱼也游到水面,享受和煦的阳光,几只白鹭在荷塘里悠闲地觅食。此时,荷叶已由先前的焦黄变成褐色,但她仍然高擎着荷叶,亭亭立于水中,她收敛了绰约的风姿,将一度霓裳诗话成过往,“花凋香渺谢红妆”,穿过时光的长廊,在繁华凋尽的岁月反复吟唱。没有轻佻,只有厚重,没有浮躁张扬,只有沉稳内敛。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荷塘,微风轻轻吹拂,手机里巫娜的古琴曲在荷塘上方缓缓流淌,我看着荷,荷伴着我,静享秋日午后的荷塘时光。

在一个冬日的早晨,我又来到心心念念的荷塘,风似乎也感到了寒冷,往衣服的缝隙里钻,在裤管里乱窜,想找一个温暖的所在。此时的荷叶已经完全变成黑褐色,或者被风吹折于水中,而梗依然挺立;或者连着荷梗倒伏于水中,弯折扭曲成不同的几何形状,投下了幽寂的孤影。整个荷塘是一派繁华洗礼后的生命沉淀。虽然没有了妩媚与娇艳,但更显出她的风骨,精神和气质。我在想,谁能参透这一池残荷的心事?谁又能读懂这一池残荷的生命玄机?

我参不透,也读不懂。但,荷,喜欢你盛开的繁华,更爱慕你凋落的优雅。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