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碾子前忆苦甜

发布日期:2019-01-10 09:43:05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夏石红文/图

说起石碾子,一种温馨溢满心底。走进陆良县大莫古镇烂泥沟村老协会大院内,一盘直径足有2米开外的大型石碾子赫然映入眼帘,其构造之完整,保护之完好,历史之厚重,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石碾子,安放在烂泥沟村老协会大院内林荫深处。碾盘由十多块规整浑圆的大青石铆合而成,青中泛白的碾盘表面被磨得如镜面般光滑,碾盘中心竖立着一根钢管做成的轴,大石碾子是一整块光滑浑圆的大青石,足有上百公斤重,被恰到好处的镶嵌在钢套架内,碾台下方则是弯弯曲曲的圆形碾道。

走近石碾子细看,白花花的碾盘上,靠着光溜溜的碾磙子,总像一本被时光翻烂的老书。石碾子无疑是古老的,也是绝对厚重的,它毕竟是千年农耕文化的经典杰作。

“从我记事起,石碾子就存在了。”出生在旧社会,今年70多岁的老协会负责人王小多说:“石碾子少说也有上百岁啦,不光新中国成立前在用,新中国成立后还用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生产队里买回了碾米机、磨面机,石碾子才彻底退休了。”

据王小多老人回忆,过去那些年,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石碾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磨下不知多少草糠杂粮,给人们填饱肚子救下了命。

过年过节,是石碾子最忙的时候,庄稼人争先恐后将稻谷、玉米、大麦、小麦、黄豆、黑豆拿到石碾子上去碾。大多时候,用牛、马推碾子,偶尔用人推碾子,当石碾子将谷粒、麦粒或者豆粒碾碎的时候,空气中便弥漫着香香甜甜的粮食的味道。怪不得被蒙上眼睛套在碾子上的牛、马宁愿受鞭打也要偷偷地在碾盘上叼上一嘴料,东家西家的鸡也跑来绕着碾盘,怎么也赶不走,只为等那偶尔从碾盘上迸出来的一粒半粒粮食。

“石头层层不见山,道路弯弯走不断。石头垒石头,米面往下流。这说的就是石碾子啊!多少庄稼汉,推着这石碾子,慢慢变老了。”感叹年华易逝的王小多老人话锋一转,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期待,“如今时代变得越来越好,我们老年人过上了不愁吃不愁穿的幸福生活,石碾子也成为村里的‘宝贝疙瘩’,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成为我们教育子孙后代忆苦思甜的活教材!”

曾经的石碾子,在老村静静的时光里,不知碾过了多少阴晴圆缺,在历史的悠悠长河里,不知碾出了多少悲欢离合。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