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填表报数”挡在村口:整治脱贫攻坚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发布日期:2019-01-20 16:19:55文章来源:新华网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把“填表报数”挡在村口:整治脱贫攻坚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江西2018年脱贫攻坚“秋冬会战”已持续3个多月,一场眼睛向里、刀刃向内的脱贫攻坚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大体检”仍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对“考核病”问诊、拆除脱贫“花架子”、不让冗余的“填表报数”进村,让基层干部从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务实推进脱贫攻坚战。

■向“一刀切”开刀诊治“考核病”

进入寒冬,永修县立新乡鄢湾村扶贫干部李攀攀越来越忙。他说,基层扶贫干部最大的愿望就是为贫困群众多干几件实事,少干一些应付考核检查的“花哨活”。

直奔一线倾听呼声,2018年11月以来江西省纪委派出多个暗访组,深入脱贫攻坚一线,不打招呼、不搞陪同,针对基层干部群众反映突出的脱贫攻坚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找病灶”“开药方”。调查发现,有的地市扶贫小额贷款必须覆盖贫困村60%贫困户的要求缺乏弹性,一些贫困村难以达标;有的地市要求电商培训对贫困户实现全覆盖,可有的无经营能力贫困户无意参加,有意愿从事电商的非贫困户却没法参加。

一位乡镇干部对记者说,在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方面,有的标准定得太高,农民卫生意识和生活习惯暂时跟不上,有时靠乡村两级突击动用劳力应付检查,检查过后难免反弹。

针对此类“一刀切”政策衍生的“形式主义”隐患,江西要求涉及的部门和地市加快整改,脱贫攻坚考核不再唯数字论。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提出,对基层文化中心建设原定2018年底达到80%的目标任务,不再做“一刀切”的要求。江西省财政厅组织有关部门和县乡进行研判,决定取消小额信贷工作户贷比年度达到60%的要求。赣州市明确取消贫困村电商服务站点“全覆盖”考核指标,重点指导基层发展有产业基础、有平台支撑、有快递对接条件、有电商人才带动的农村电商站点。

实事求是的做法赢得基层干部群众欢迎。“越是减少考核‘一刀切’,脱贫攻坚就越能精准、越有实效。”于都县利村乡三坊头村第一书记许九洲说。

■拆除脱贫“花架子”破“有名无实”之困

有的地方集中力量打造示范点,热衷于“垒大户”;有的地方重挂牌、轻服务,个别村卫生室无村医执业、电子阅览室蒙灰……江西暗访发现,有的地方在脱贫攻坚中存在搞“花架子”、做“表面文章”现象。

一位乡镇负责人告诉记者,有的地方花重金打造秀美乡村“面子”,怕上级看不到乡村新面貌批评基层没做工作。有的贫困村经过近年来的投入,基础设施已经好于非贫困村,但拿到的建设资金必须花完,结果做了“锦上添花”的工程。

“必须杜绝基层工作中涂脂抹粉的现象,让干部多办实事、少务虚功。”江西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吴荣高说。

为此,江西破解“有名无实”之困。萍乡市针对个别村庄整治建设中出现铺设草皮和种植名贵花木的情况,对全市贫困村建设进行排查,对贫困村组和非贫困村组的建设目标制定不同的标准。吉安市提出,因地制宜、量力而行确定贫困村美丽乡村建设,建设过程中尽量选用当地易于获得的石头、旧砖、竹木等建材。

江西一些部门还从实际出发修订完善政策,让政策更贴近实际需求。江西省民政厅联合省财政厅出台新办法,对支出型贫困群众救助1000元以下和“急难型、突发型”困难群众救助2000元以下的,可通过乡镇临时救助备用金发放。针对公有产权村卫生室“闲置”问题,江西省卫健委明确乡镇卫生院所在地无需建设公有产权村卫生室,暂无村医执业的村卫生室,须选定乡村医生或选派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入驻执业。

■把“填表报数”挡在村口真督实查求实绩

岁末年初本是各种考核检查“来袭”的重要节点,但庐山市蛟塘镇副镇长周孙斌反映,跟过去相比,现在填表报数少了,原定的三四波考核已经取消了,自己去贫困户家的次数更多了。

变化得益于江西对脱贫攻坚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的整治。一段时间以来,有的地方填表报数过多过滥,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过度注重形式考核,不仅难有实效,还占用干部时间、耗费精力。

从趴在桌上填表报数中解脱出来,成为基层干部的心声。江西省扶贫办规定,除按照国务院扶贫办要求开展每年一次的扶贫对象动态管理进村入户采集信息外,扶贫数据主要通过精准脱贫大数据管理平台上报,不再要求县以下单位通过其他渠道提供。

同时,江西提出脱贫攻坚的监督检查要避免沦为“迎来送往”,要真督实查务求实效。扶贫、住建等多部门提出,增加实地暗访比重,减轻基层迎检压力,严防监督检查工作被安排。

“如今考核导向很明确,那就是有没有为贫困群众做实事、出实绩。这样的降压减负,我举双手赞成。”周孙斌说。

据新华社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