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浓浓润心田 (散文)

发布日期:2019-01-23 15:39:2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龙玉纯 

翻翻渐薄的日历,弹弹身上的烦恼,展展开心的微笑,画画猪年的草稿,元旦假期一过,新春佳节也就进入倒计时了。随着节日氛围的日渐浓厚,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阖家团圆的往事,顿时家里那浓浓的年味便开始滋润游子的心田。

我曾经连续十二个春节没有回家与父母团聚,不是我不想回家,而是确实没有办法抽不开身。那时我在战备值班部队工作,每到过年过节部队值班巡逻任务最重,我不忍心把自己的那份工作交给本来就压力很大的战友。

什么时候我能回家过个团圆节呢?机会来了,因工作需要,我调到了任务压力相对较小的机关,于是我便盘算着回家过春节。在同事们的理解支持下,我终于成行,带着老婆小孩,迎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兴高采烈地乘火车从千里之外回到了故乡。

连续这么多年没有与父母一起过春节,我的歉意顿时变成了巨大的购买力,我想为六十岁了还在辛苦劳作的父母多买一点礼物。回到家乡省城后,我进完商场逛超市,看完衣服瞧鞋子,购了用的买吃的,恨不得把自己银行卡上的那点钱全部花光。

一大堆东西,怎么拿回去呢?有办法,再去租辆车就行了,老家虽然在乡下,可近几年享改革开放的福,听父母说终于修了水泥马路。在家乡省城工作的表哥很热情,硬要开车送我,东西塞满了猎豹越野车,我们幸福出发。

到家以后我才发现自己又犯了错,不该提前告诉父母春节能回家休假。一个月前,两位老人就开始为全家团圆做准备,杀了年猪,熏了腊鱼腊肉,为我做了最爱吃的豆干,为孙子炸了最喜欢吃的油豆腐,为儿媳酿了香甜可口的糯米酒,我和老婆孩子所需所用的物品也准备得一应俱全。“这哪是回家过节啊,分明是回来折腾父母!”妻子说,“赶紧去做点事,让二老休息吧。”

看着可爱的孙子,看着孝顺的儿媳,看着久别的儿子,父母脸上整日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走路的节奏也轻快了,做事的动作也舒缓了,连身影都显得年轻了。在城里生在城里长的小家伙对乡里的什么东西都感兴趣,整天围着爷爷奶奶说个问个不停,难得的天伦之乐让两位老人整天笑声不断。

年夜饭丰盛得让我们目瞪口呆,除了腊鱼腊肉腊香肠等腊菜和蔬菜外,还有水晶肘子、姜母鸭、白辣椒炒鸡、五香蛋、粉丝油豆腐、清蒸桂鱼、红烧甲鱼、拔丝土豆、溜肝尖、炸虾球、炝肉丝蜇头、葱爆羊肉、米粉牛肉、糖醋带鱼、猪手煲黄豆等,当这些菜被父母一一端上摆满一桌后,我老婆感慨地说了这样一句:“五星级酒店的年夜饭也不过如此啊!”

按照家乡的风俗,在正式上桌前要上香鸣炮烧纸钱,要请已逝祖辈亲人先回来吃过后我们才吃。鞭炮是儿子点燃的,虽然小家伙有点怕,但在爷爷的鼓励下还是斗胆过了一回瘾。纸钱对于不到六岁的儿子来说纯粹是个陌生物,爷爷奶奶一边烧一边给他解释,快烧完时爷爷半开玩笑说:“爱孙你要记住,等爷爷奶奶去世后,你一定要记得常烧纸钱祭祭我们。”儿子的回答让我和他妈妈大吃一惊:“爷爷奶奶这么好,肯定是不会死的,我每年回来陪你们玩。”高兴得爷爷一把就把孙子抱了起来亲了个够。

好菜配好酒,我赶紧拿出了特意为父亲买的名酒。父亲说没必要喝这么好的酒吧,又没有别的客人。我和老婆异口同声说,这酒是专门买来孝敬您的,过年了喝个开心喜庆吧。听我们这么一说,父亲也就没有推辞了。我和父亲喝白酒,儿子和奶奶、妈妈喝糯米甜酒。屋外风吹雪花漫天舞,屋内木炭火旺暖洋洋,大家一边说着开心话题一边吃着喝着,合家团圆乐融融。

这顿大餐至少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最终以我和父亲喝完一瓶酒而结束。我的酒量很小,妈妈说我这点像她,父亲的酒量很大,妈妈说父亲年轻时一个人喝一瓶高度白酒还半点不耽误下地干活。我问父亲还喝不喝,他笑着说够了,今天全家团圆,高兴才喝这么多,平常是不会这样的,毕竟六十岁的人不年轻了。

喝完酒接着喝茶,妈妈给我们一人泡了一杯家乡的烟熏茶。儿子把鼻子靠近杯子闻了闻,说这茶有气味他不喝,他要喝酸奶。我笑了,对儿子说,这是爸爸小时候最好的饮料,现在还喜欢喝呢,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小家伙淘气地说,你那时要是有酸奶喝,你会喝这个吗?他爷爷微笑地看着我们父子对话,没有出声,他奶奶立即去给他拿酸奶。

喝完茶,小家伙便和奶奶到卧室看电视晚会去了,我和他妈妈陪着父亲烤火说话。也许是酒劲上来了,老人家的话明显比平时多了些,而且还特别幽默。快过去一年了,其中有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说:“儿子呀,听你妈说你进步了?当了个芝麻小官是吧,那你一定要注意老实做人干净做事哦,现在有人讲城里被抓的贪官污吏比新农村的绿头苍蝇还多,你可别变成了蝴蝶就不认识毛毛虫,做忘本的人啊!”多么朴实而又有警示意义的一句话哟,这就是一个农民父亲对儿子的教诲……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新年春节又要到了。由于工作的关系,今年我不能回家过节,提前打电话给父母,邀请他们来我这里团聚,他们又嫌自己年纪太大怕春运太挤不想来,这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只好一个佳节两地祝福梦中团圆了。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