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我的年:压岁钱

发布日期:2019-02-11 14:35:0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张锦文 

据说,过年发压岁钱可以压住邪祟,因为“岁”与“祟”谐音,晚辈得到压岁钱就可以平平安安度过一年。小孩子一出生过的第一个年,就会收到父母长辈给的第一份压岁钱。小孩子还不会识钱使钱时,压岁钱都由父母保管;会使钱了,才自己保管,自由使用。

我已记不得是几岁时到手第一笔压岁钱,但小手心里紧紧攥着一枚镍币,冒汗都不敢放开,生怕丢了被责怪的体验感直到现在也忘不了。

上小学一年级,我知道了那一枚镍币是5分钱,可以买5次学校门口老奶奶卖的酸萝卜。酸萝卜脆脆的,酸甜酸甜的,是我的最爱。下午放学,买上一分钱三块的酸萝卜,捧在小手心里,和三五个小朋友,边吃边逛边聊地往家走,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我的压岁钱每年涨5分钱,1979年小学毕业涨到了3角钱。初中、高中那6年猛涨,1986年涨到了4块钱。考上大学,涨到5块钱,以资奖励。1990的春节,我得到长辈给我的最后一笔压岁钱。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有了收入,长辈们就不会给压岁钱,反而是我要给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弟弟妹妹们压岁钱。九十年代的压岁钱一路看涨,从5块涨到了50块。

1997年,我当了妈妈。像我的妈妈一样,每年的除夕,把压岁钱放入红包中,塞在女儿的枕头底下。除夕,压祟,祈福女儿平安健康成长,是每年过年必不可少的仪式。

一晃眼,进入了21世纪,压岁钱也涨到了几百上千了,爸爸、妈妈、公公、婆婆也相继迈进了70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为了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祝福他们健康长寿,我每年也给4位老人发压岁钱。大年三十年夜饭后,最重要的仪式就是发压岁钱红包了。中年父母给子女发,给老人发;老人们给孙辈们发压岁钱。

2012年以后,微信流行,老人小孩人人都有微信,无现金支付日渐盛行,大家提议压岁钱改用微信发,我抵制了几年,去年彻底投降。80岁的公公婆婆都会用微信支付,最小的侄女也18岁了,更是微信支付的能手。更重要的原因是,大家庭十多口人,过年你来我往,总是聚不齐,现金压岁钱总也不能当面给出,微信解决了这个难题。

今年,老人、孩子的压岁钱,我全部在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后微信推送,家中的微信群,红包刷屏,祝福语刷屏,欢乐刷屏。

压岁钱的金额变了,方式变了,但祝福不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变。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