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会泽玉兰园

发布日期:2019-02-28 10:01:1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吕惠仙/文杨芸华/图

穿过会泽城区,驶上驰宏大道,驶过田野……车窗外掠过一畦畦田地、绿如毯子的苜蓿草地,掠过房前屋后盛开着桃花李花的村庄,红的似火,粉的似霞,白的似雪,掠过连绵不绝的春之画卷。

坐落于扯嘎村的会泽玉兰公园隐藏在几间民居的深处,黑色的大字,铁门两边一副对联“千年古玉树亦神亦圣,万代爱兰人成君成臣。”

园右角有一棵古玉兰树,距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树皮粗糙龟裂,虽历经沧桑,却枝繁叶茂。据说花开烂漫之时,满树繁花,几乎把树干树枝盖满,只见白花,不见青枝。“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佛于是把我变成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边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花朵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企盼”可惜我们没在古玉兰花开的最美的时候遇见它。地下萎落的花瓣或许就是,终于无视地走过,凋零一地的心。

漫步玉兰园内,玉兰花开正美。浅褐色的树干,像一个个威严的士兵在接受着检阅。枝条又细又长,颜色也是浅褐色的。一朵朵花在花蕊的众星托月下,花开独秀迎春来,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聚或散,或紫或白,白的玉骨冰心,紫的神秘婉约,五彩缤纷、鲜艳夺目。

白玉兰花淡定从容,袅袅婷婷地绽放在枝头,一片片晶莹剔透、冰清洁白的花瓣,一尘不染中透出美丽和高贵,在春阳下、在蓝天的映衬下是如此的轻盈而又美好,如遗世独立的空谷佳人。那欲放还收,含苞待放的花蕾是那么羞涩、娇气、神秘,宛若霁雨初晴中美丽的仙女,嫣然一笑,倾城倾国。

春玉兰开得热烈奔放,如一盏造型别致的灯。花的姿态各异,有的张开的花瓣如蝴蝶之翼,有的含苞欲放如小火炬,有的绵苞乍褪,鹤翅初披;有的如支笔在挥毫书写春的诗篇。

园内还有丹馨玉兰,3至5朵花簇拥在一起,乍看犹如花球,与单朵开放的其他玉兰迥然不同,花色鲜红,伴有浓香,花苞特别多,与紫郁金香形状相似。看它在阳光下灼然怒放,不由得想起一句诗:“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园内还有二乔玉兰,一看名字就想起那个嫁给羽扇纶巾、樯橹间灰飞烟灭的大英雄周瑜的美女,那个与夫君琴瑟合鸣十多年,让一代枭雄曹操又爱又嫉的绝代佳人,“东风不与周郎便”,怕是“铜雀春深锁二乔”了,二乔的美与名都同样艳到极致。相比二乔,她的姊妹花姐姐大乔命运就不那么波澜壮阔了,嫁与孙策仅仅两年便青春守寡,枯寂平淡地度过余生。我在想二乔玉兰为何会有如此不俗的名字呢?原来它的花瓣有六片,外面是紫红色,里面是白色。花瓣有深有浅,浅的若大乔端庄淡雅,仪态万方,深的若小乔妩媚动人,千娇百媚。“刻玉玲珑,吹兰芬馥,搓酥滴份丰姿。缟衣霜袂,赛过紫辛夷。自爱临风皎皎。”描写的就是二乔玉兰。

红运玉兰花瓣由外到里紫红、深红、淡红到白色。它的颜色变化多端,一片花瓣中就可能同时存在各种颜色,如红霞斗艳,故以红运冠名。它还奇在一年春、夏、秋三季开花。

漫步玉兰园内,走在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铺成的古雅小径上,穿过古色古香的凉亭,走过玉兰花树投下的斑驳的阴影,看它们优雅地开,沉静的落。每一朵花都可以渲染一份心情,一份雅致而又寂静、宠辱不惊的心事。

“春风乍起魂飘荡,高枝朵朵情无限。”伫立花树下,有暗香盈袖。看那一朵朵玉兰花,或单纯冷艳、或绚烂热烈。玉兰花开放时,大地的无限活力仿佛都随着花朵喷涌出来。飘零时,一片片或紫或白的花瓣落在草地上、落在池水里,如只小船悠悠不知飘向何方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