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大山进城安家

发布日期:2019-03-03 16:58:09文章来源:云南网


本报记者 蒋贵友 文/图

火红乡老鹰岩村——会泽县生存条件最为艰苦的地方之一。村庄三面悬崖,一条深壑将村庄一分为二,闭塞而危险,土地贫瘠缺水,石漠化严重,是老鹰岩村的真实写照。全村20户人家82个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仅靠种植包谷和洋芋,收获微薄。多少年来,村民一直过着“交通靠走、通讯靠吼”的生活。去年8月投资10万元,对路基进行了扩建,才修通了一条可供轿车通行的土路,因为坡大弯多,每年的修补费用都要3万多元。

2019年春节前夕,借易地扶贫搬迁“引导十万人进城”的机遇,会泽县委、县政府对老鹰岩小组实行整村搬迁。首批17户63人成为入住会泽新城的村民,剩下的3户19人将在今年3月大户型房子建好后搬走。

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的山民,摇身一变成了城市居民,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模式。

外来媳妇圆梦想

“终于等来离开这里的机会了,日子都要过哭了。”67岁的李小润年轻时从外地嫁到老鹰岩村,几十年来,老人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这里。如今,在耗尽青春年华之时,终于实现心愿。

1月29日集中搬迁这天,她高兴地坐上县政府派来的专车,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庄,搬进了县城新房,过上安逸舒适的晚年生活。

三进城市享安乐

72岁的张玉民是土生土长的老鹰岩村人。早年,他的爷爷辈为了躲避战乱藏到这里,借助天堑隐居下来。几十年来,张玉民有太多不堪的回忆。

本来,他的人生有一个很好的开端。20岁当兵入伍第一次进城,去过四川、山西、北京;1976年退伍后回到老鹰岩,后经人介绍成为某单位的一名驾驶员,算是第二次告别山村走进城市;1983年,为照顾家人,他再次回到老鹰岩生活。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25岁的弟弟死于洪水。此后不久,他居住的茅屋被火烧了,当兵的资料也全毁了,直到1992年才又盖了3间瓦房,瓦片都是靠人从山下背上来的。可是两年后,不幸再次降临到他头上,12岁的小儿子跟他上山砍柴时摔死了。

现在,在党的光辉照耀下,在他古稀之年,实现了第三次进城,彻底走出了大山搬进城市。

元宵节后的一个早晨,记者再到他县城的新家回访。他高兴地对记者说:“搬出来好呀,我们现在享福了,孩子们也更有前途了。”

八旬老人新期盼

80岁的莫保祥与其他两户人家的大户型房子还没有盖好,因此暂时留守村里。年后见到记者时,莫保祥迫不及待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搬家啊,我们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像其他乡亲一样在城里过活。”

莫保祥家住在悬崖边。有一年春节,刚要杀的年猪与另一头猪咬起来,因用力过猛,年猪一下栽到悬崖下面去了,花了一天工夫,只找到拳头大一块肉,成为村里永远的谈资。

打工妹的新生活

早晨六时,蔡定艳带着3个孩子,从老鹰岩步行两个小时,来到格枝村集中乘车入城。

“能搬出大山,真是太好了。”蔡定艳说,“以后看孩子也不用跑这么远了,回来一次不容易啊。”30多岁的蔡定艳和老公在昆明打工,孩子就交给家中的老人看管,很久才能回来一次。但老人年纪大了,每周都要步行几公里到学校接送孩子,太辛苦了。现在,苦日子成为历史了。

八零后的新打算

搬迁20天后,莫明方是记者在村里看到的唯一回村收东西的村民。他此番回来,一是收拾剩余的东西,二是把停在村里的三轮车开回去。

“进城后,我父母都找到了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他成竹在胸地说,“这个春天不种地了,但我有了新的打算。我媳妇在家煮豆花,我骑着三轮车出去卖。相信过好日子不成问题。”

新闻助读

会泽县有105万人口,目前有贫困人口14万。为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2018年3月,会泽县委、县政府作出了“引导十万人进城、再建一座会泽新城”的重大决策,计划用3年时间,搬迁10万群众进城。通过引进企业发展蔬菜产业、建立扶贫工厂、壮大特色产业、政府购买公益岗位、加强劳务输出、引导自主创业等措施,让群众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路子,融入城市生活的发展中。

2019年春节前夕,新城一期89栋已经建好,村民可以拎包入住。会泽县委、县政府派出大客车和货车赶赴火红乡格枝村、大海乡梨树坪村和大菜园村、娜姑镇炭山村3个乡镇4个村,把首批244户917名群众顺利送到会泽搬迁新城,在县城里度过了一个欢乐祥和的新春佳节。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