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儿庄归来的彭师长

发布日期:2019-05-24 10:08:3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陶智越 文/图


彭勤,昭通出了名的彭师长,昭通青岗岭人氏,自幼习武,曾为云南陆军讲武堂学员,原系滇军军官,笔者曾听外祖父叙其生平,称得上传奇二字。

■血战台儿庄

台儿庄是山东南部的一个小镇,西临大运河,是徐州的门户。抗日战争,滕县失守后,台儿庄成了屏护徐州的最后一道防线,战略地位不言而喻,在台儿庄战役中,滇军第60军参战。

彭勤当时任60军1080团某营营长,战事进行阶段,战区最高军事长官下令,战场上,若师长战死,由团长代理,团长战死,由营长代理,以此类推。经两天一夜与日军激战后,滇军伤亡过半,彭勤由营长升为1080团代理团长。

战事后期撤离阶段,彭勤见部队中自己侄儿和弟弟身上带伤,便把弟弟背在身上,侄儿夹在腋下,亲自殿后,指挥部队撤离。到达安全地带后,弟弟被流弹击中牺牲。彭勤在短短几日内,痛失战友和亲人,当场仰天狂叫数声。从此,神志就不太清醒,1940年,因伤回昭通休养前,已经职至师级,昭通人称之为彭师长。

■赊领薪水

“师长,您的薪水已经领到大后年的九月了,您看……″ “那我签个字,你把大后年十月份的发了吧”其他退役军人的薪金,都是由专人每月按时送达,而彭勤是自己上军部来讨要。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时,军部的办事员不知所措,只得向上逐级请示。传闻,卢汉知道此事后,曾亲笔批示“按溃日士官彭勤要求悉数办理”。士官,即职业士兵,寥寥几字之间,敬重之意可窥一斑。

春夏秋冬,城中居民均可见到这彭师长早早出门,在城内由东门至西门,挑水卖水,装水的木桶,一个有寻常人家的两个大。逢暴雨大雪之时,依旧出门,不打伞,亦不躲避。路遇蛮不讲理打架斗殴之事,定要断个分明,所以一些人私底下又偷偷称他“彭疯疯″。

■外出收租

彭勤薪水多用于接济他人,家中靠卖豆花和彭勤挑水卖钱度日,乡下有几亩薄田,外出收租一般都由彭夫人前往。某年,因家事忙乱,彭夫人叮嘱彭勤约两个亲戚一块去走走,顺便把租金带回。

几人到了村里,听租户叫苦不迭,叹说本年大旱,收成不好。彭勤当场就说这租金今年就不用给了,地里的粮食留着给你们家里的老婆娃娃吃。归家后,彭夫人知晓此事,默默掉泪,彭勤安慰她没事没事,家里没米,我明早就多挑两桶水上街去卖。

■归还失物

话说昭通老城有一神偷,多年均在外地行走,有次回家过年,技痒,潜入一户人家,得手一块银元、一个腌制的猪头、一个白铜的上好脸盆,大喜,把这些东西全部交给老爹。他爹非常吃惊,因为当时一般人家不会有这等财物,就追问这是在哪条街、哪道大门里拿出来的。可巧,正是彭勤家,神偷的老爹当即买了礼品,带了儿子,上门磕头赔罪。

彭勤哈哈大笑,留下父子二人吃饭。饭后交代神偷道:“你有飞檐走壁的本事,是好事,但是不行正道,就是坏事,你拿上我写的这封信,上昆明部队驻地某某团找某某,让他给你个活计干吧。”后来此人随部队出滇抗日,战场上曾击毙日军高官,职至营级,这就是昭通龙门阵里说的“偷儿营长”。

■意外康复

旧时,昭通有农历二月初八到城隍庙赶庙会的习俗,某一年,彭勤逢庙会时,在庙里支大锅炼制清油,准备用来炸面食,油锅让人打翻,大半锅油泼洒在他身上,伤重昏厥,护送至医院救治后,说来奇怪,身子大好如初,神志竟也恢复清楚,与常人无异。

彭勤康复后,常在昭通清官亭公园一块空场地上练武,教授弟子毫无保留,不收钱,喜欢的都可以学。中国第一个武学博士、中国武协秘书长康戈武就是彭勤的徒弟,据康戈武回忆,他8岁开始跟从彭勤习武。

1979年,彭勤在昭通去世,享年83岁。

康戈武后来师从沙国政、何福生等大师,为一代武术名家,却从未忘记过启蒙师父,他每年都回昭通,为彭勤扫墓。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