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店的亲密接触

发布日期:2019-07-16 15:05:10文章来源:

岳秀红

我与书店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那时我八岁多,上小学二年级。

那个星期天,爸爸去花丛街上买化肥,带上我开眼界长见识。我自然乐得屁颠颠的,紧跟着爸爸,走了二十几里山路,到了花丛街。爸爸说:“闷娃,到了花丛街,爸爸先带你去新华书店,给你买书。我幺儿还没有一本课外书哩。”我乐得蹦跳起来,口里应着“嗯”,点点头。

我跟在爸爸身后,蹦蹦跳跳进了新华书店。一进新华书店,便嗅到一股淡雅的香,钻进嘴和鼻子,也钻进脑袋和心里。我嘴里吮着口水,眼睛瞧店内的书架。书架上摆着崭新的连环画,更多的是排列一排的厚薄不一的崭新的书。 我明白啦,这淡雅的香味,是这些连环画和书发出来的。在学校,我也借过同学的连环画和课外书,但它们都很破旧了。

爸爸站到书架外,用目光扫了三遍,便做主给我选了一本少儿精华版《说岳全传》。爸爸在家给我讲过岳飞的故事,说岳飞是我们岳家的祖先,是著名的爱国英雄,我们都要向岳飞学习他精忠报国伟大的爱国精神。我至今仍记得,这本书的封面是骑在马上手握长枪的既英俊勇猛又儒雅智慧的爱国英雄岳飞。爸爸付了一元二角钱,售货员叔叔在《说岳全传》上盖了章,把书递到我面前说:“多看课外书,长知识哩。”我咽了嘴里的口水,含糊不清地说“我爱看课外书。”

带着《说岳全传》,我和爸爸去供销社农资店买化肥。爸爸选化肥,我在店外蹲着翻看《说岳全传》。爸爸选好化肥称秤付完钱,我已经看完《说岳全传》的一章《小商河》。英勇善战的杨再兴陷入小商河,被凶残的金兵给射死了,我伤心得淌眼泪。爸爸不知道原因,用袖子擦我的眼泪;“咋了?幺儿哭啥?”我呜咽着说:“杨再兴被射死啦!”爸爸笑起来;“幺儿发傻哦,书上写的就是真的,也过去好几百年了!别哭啦,我们回家。以后我再带幺儿上街,到新华书店买其他书。”听到爸爸的许诺,我一下子不伤心了,乐呵呵笑出声来。

后来,爸爸真的多次带我上街,每次都到新华书店,每次都给我买一本课外书。我上五年级后,土地承包给农民不久,我家仍然贫穷。粮食确实增产了,有了饱饭吃。但所有农民家庭,缴了税费,并没有多少钱。念过完小的爸爸知道培养孩子阅读爱好的重要性,把母鸡下蛋和母猪下崽挣的钱,挤出小部分,给我购买书籍。

从反复读爸爸给我买的第一本课外书《说岳全传》开始,我爱上了书店,我爱书店那些开阔眼界扩充知识提高智慧修身养性的书,爱上了读书,读书成为我的第一大爱好。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我自己约了邻家小伙伴,放学干完家务做了作业后,一起在田野山坡采夏枯草金银花或者挖半夏黄连根捡杏籽桐籽。这些中药存凑够几斤,我便独自或和小伙伴上街,到花丛街的供销社卖了,得到的钱大半部分到新华书店买了书。

今年我四十五岁,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同时是省作协会员、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每年均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三百余篇(首),获各类征文等级、优秀奖三十个左右。如果这些可以算是成绩,我知道,这首先得益于爸爸,得益于他让我拥有的人生第一本课外书《说岳全传》,得益于他让我知道并爱上书店,得益于他帮我养成了读书这一最大爱好!

爸爸去世五年多了,我时常思念已经不在人世的爸爸。自然而然,我一并想起自己人生的第一本书《说岳全传》,想起那些我接触过多次的大大小小的书店,想起我的读书爱好。我要求自己和孩子,永远保持和书店的亲密接触,让一本本好书带领我们在知识和文化的海洋快乐遨游。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