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巧渡金沙江——红九军团过会泽之四

发布日期:2019-07-22 10:50:5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特约记者  尹永权  杨梅  代玉春  夏粉娥

帮助红军划船渡金沙江的老船工(左)、张朝兴(右)。

树桔渡遗址。

1935年5月3日下午4时,军团参谋长郭天民率第七团和军团侦察连,由县城先遣出发,前往金沙江边树桔村抢占渡口,他们夜宿尖山、小江一带。

5月4日凌晨,先头部队火速前进,中午到达中瓦村。下午2时,抵达金沙江东岸树桔。当红军到达金沙江边时,敌人早已沉船封江,江对岸有散匪民团把守。郭天民指挥战士用重机枪把对岸的散匪民团打散,侦察连随即沿江边作细致搜索,并向群众咨询。据群众反映:这里原有很多船只,两三天前,听说红军占领了会泽县城,估计红军会由此渡江,盐场缉私队就把船只全部集中到了盐场。

为了寻找船只,七团和侦察连不顾疲劳,仍沿江边仔细搜寻。正当大家都很焦急的时候,侦察连长龙云贵忽然发现远处山腰有个人影,便派人前去查看,发现是船工饶树清。经了解,饶树清前一天因有事回来晚了,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昏了过去,他的船只也不知弄到哪儿去了,于是侦察员沿着江岸分头去找。在当地老船工的帮助下,侦察连在一处江湾里发现一根木橛浮在水面上,下面绑着绳子。他们近前仔细勘察,原来是一艘木船沉在河底,于是潜下水去,将船里的石头搬出,船身慢慢浮了起来,但却是一艘破船。战士们把船拖上岸后,立刻进行修理,有的砍船桨,有的找木板,裂缝用钉子钉好,漏水处撕下衣服堵塞,在修船的同时,又挑选了能撑船的人。

七团政委周生珍将识水性、会驾船的战士全部集中起来交待任务。由于船破水急,直到天黑才渡了十三船。侦察连先渡过去,在侦察科长曹达兴的带领下,伪装成国民党正规军,迅速向汪家坪前进,以便消灭该地反动武装,夺取船只。他们连夜摸到场务所,缉私队的民团全都在呼呼大睡。侦察连战士像天降神兵一样,趁夜缴了缉私队的枪械,遣散了民团。天亮后,红军打开盐仓,把盐巴分给群众和船工。看到红军的壮举,群众被感动了,老船工饶树清、张朝兴等人主动把44艘沉船打捞起来,划到树桔渡口帮助红军渡江。

据饶树清回忆:“农历四月初二下午,一个小红军来到我家,拉着我的手说,大叔,我们有几个同志想住在你家。我们带着锅碗瓢盆,绝不打扰;若损坏了东西,照价赔偿。”“过金沙江时,部队排成单行,听从命令,很有序地上船。成群的驮马,卸下鞍子和物资,拴在船尾,随船而过。站在岸边的群众都说,红军真能干,连骡马都被驯服得听从指挥。”

5月4日下午,红九军团大部队在水城梨园整编结束后,就离开会泽县城,经过红石岩、热水塘、温泉村等地,当晚到达大石坪、小江口,并在这一带宿营。所到之处,老乡们依依不舍为红军送行。

在采访中,金钟街道温泉村村民赵甫全说:“听我婆婆说,红军从这里过的时候,大家爱红军。当时我婆婆说,赶紧把这点豆送去给红军吃了。当时让这些娃娃去,他们没见过当兵的,不敢去,于是让我一个大舅陪着。当时就是前头部队已经到了小江,我们这里可能是后面来的。到第三天又来了一批,是国民党的中央军,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只要是吃得的,随意地拿,蛮横不讲理,跟红军的作风完全不一样。”

5月5日,天刚破晓,罗炳辉、何长工就率部队出发,从刺坪子涉水过小江,经新店房、秦家梁子、拖布卡,沿着险峻的树桔坡蜿蜒而行。长长的队伍犹如蛟龙奔江。上午10时许,先头队伍抵达树桔渡口。

据会泽籍老红军王定国回忆:当年红军过小江时,水流很急。他年纪小,一时支持不住,被急流冲倒,漂了几十米,有八九个同志奋不顾身跳下激流,把他从大浪中打捞起来,背了放在岸上,其他同志忙着给他换下湿衣服,把自己身上的干衣服脱下来穿在他身上。他苏醒过来,看到这样的场景,感动得流了泪。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不管今后有千难万苦,都要永远和同志们在一起,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5月5日下午,红军大部队陆续到达树桔渡口,借用老船工饶树清家成立渡江指挥所,指挥部队陆续渡江。

1935年5月6日天黑之前,红九军团全体人员过了江。红军部队渡江后,付了船工工钱,又花高价把船只买下毁坏沉江。过了3天,国民党湘军李抱冰部队才追到江边,只能瞪着眼望着金沙江发火。红军编了话剧《一只破草鞋》,讽刺追兵的无能,追到江边,只捡到红军丢下的一只破草鞋。

红军长征过会泽,播撒下了红色革命的火种,留下了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长征精神。

长征永远在路上,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

(图片提供:李永星周朝祥县文联县党史研究室)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