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春德:用一生诠释军人的奉献

发布日期:2019-08-02 14:53:30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本报记者 邱艳霞 文/图

7月31日,建军节前夕,沾益区委政法委给退役军人举办了座谈会。其中,花白头发的金春德让人印象格外深刻,尽管今年已经65岁,他依然一身正气凛然。见到他时,正在和沾益区委政法委工作人员探讨“代课教师”“赤脚医生”等上访问题的解决方案,他思维清晰、逻辑严密,说到激动时拍案而起……他用自己一生诠释军人二字的奉献和担当。

天生我材必有用

硕果累累

金春德金戈铁马的战争生涯、退役后在政法委处理各大事件的经典案例,以及退休后,被返聘为接访员的光辉岁月,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的,就如他对祖国和人民的奉献一样厚重。

今天,记者带你走进退役军人金春德的世界,去接受这位老军人的精神洗礼。

19岁那年, 来自贵州的小伙子进入了云南军分区机关,从几百名兵中脱颖而出,进入警卫排。爱学习的金春德很快就变得出类拔萃,军事素质过硬,1976年在省军区学习时,还被提议留下做军事教员。这时,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金春德非常强烈地想到前线去为祖国战斗,于是他进入了云南省边防十二团三营十一连二排任排长,朝着战场进发。他在连里不论是内务还是军事比赛,都异常拔尖,射击、投弹、擒拿格斗,单兵进攻或者群联进攻……各项军事技能都名列前茅,很快在全连树立起了威信,协助十一连指挥官军事指挥,多次战役中,为十一连进行了周密的部署。老金甚至在战役里使用过“空城计”,排兵布阵很有一套,他所在的十一连也让敌人闻风丧胆,成为对越战争中的精锐部队。

铁马冰河入梦来

赴汤蹈火

老金的娓娓道来,把我们拉回了那个战火纷飞,视死如归的军旅生涯。

自卫还击战中,大部队已经发起进攻,一天,老金的兄弟连打下一个哨所,战士们刚想修整就被敌人突袭和骚扰,老金所在的十一连前去支援。老金把在书上学到的战术用到实际中,在接手第一时间急速修工事,敌人妄想通过零星骚扰让战士们疲劳,再攻其不备,老金摸清底细,严密监视敌人的动向,不理会骚扰。凌晨四点,有备而来的敌军大部队进攻,夜色中,老金听到茅草摩擦枪支装备的声音,经过严密的布局,老金和十一连指导员带兵正面迎敌,就连普通的手榴弹投放他都有着部署和细腻的计划。炮火十分猛烈,一排的排长来支援老金,想到送行时候一排排长的三个孩子,孤身一人的老金挡在他前面,连推带挤让他撤离。由于指导员和老金们正面迎敌,炮火最为猛烈,老金看见炮弹劈头盖脸飞过来,接着自己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慌乱中赶忙摸摸自己的耳朵都还在,自己还活着,就得继续战斗。借着火光,老金看到投来的炮弹冒着黄绿色的烟雾,那是毒气弹,战士接触后流泪不止,到后期就呼吸困难。残酷的战争中老金目睹了指导员和自己的几个班长陆续地倒下,就再也没起来,剩下的战士靠着杀红的眼睛和坚定的意念,一直打到早上8点,终于击退了这一轮进攻的敌军。这一次战斗,一打就是一个来月,不能吃东西都是常事。整整一个月,战斗一个接着一个,老金和战士们的绑腿都从未解开过,鞋子也从未脱下,一直处于战备或战斗状态,战士们前仆后继,英勇顽强。

战火纷飞,硝烟滚滚,老金很多次看着死神带走了自己的战友,也看过死神和自己擦肩而过。1980年,越军的一个加强连占领了马关县金厂乡一个制高点的山头,还杀死了一位民兵和我军的侦查人员,10月15日上午10点30分,战斗打响,这场鏖战敌人守,老军连队攻击。炮火猛烈,毒气弹也扫射过来,战士们不得不戴着防毒面具,闷得喘不过气来。那一次,全连伤亡58人,是对越战争以来,全连最惨痛的伤亡。老金几乎就是九死一生,一个弹片飞过来,将老金的帽子和弹片一起刻进了他头部的血肉里,大腿也受伤,后来得知自己三级甲等伤残。战斗结束立功嘉奖时,老金从奖励名单上划去自己的名字,换上了一个牺牲的战友。

老金参战的那些故事可以讲述好几天,每一个细节都扣人心弦又惊心动魄。记者从他的言语里感受到一个英雄的光辉岁月,感受到那种为祖国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豪情壮志与激情,看到一个军人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战友互相关心的温情。一次,连里收到一个电报,是一个士兵的父亲病重的急电,这位战士看到电报就哭得稀里哗啦,可是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回家。老金把自己54元的工资给这位战士的父亲寄回了30元,用于战友父亲的治疗,帮助他渡过难关。

蜡炬成灰泪始干

鞠躬尽瘁

1986年,严重的低血糖低血压困扰了金春德,加上儿子的出生,他选择了退役,成为曲靖政法系统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新的岗位上,他学习刑法、民法、行政法等,构建了科学完善的法律体系,白天上班,晚上就看书、看材料,学习技能、写简报,并长期在《曲靖日报》发表大量文章,靠着自己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处理了非常多的案件,以及非常复杂的纠纷,化解了许多矛盾。1997年,金春德到沾益政法委任副书记,几十年弹指一挥间,他一直在政法系统兢兢业业,其中有不少经典案例,被广为流传,成为经典。金春德一头扎在政法系统,一直到2014年退休。

退休后的金春德被反聘为接访员,常在曲靖市委大院门口的接访室内进行接访。金春德说,作为一个军人,从入伍那天起,就得思考为谁抬枪?为谁打仗?为谁牺牲?并立下誓言,只要为国家为民族就在所不辞,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国家。金春德说,经过部队大学的洗礼和培养,自己从一个老百姓成为了一个军人,一个优秀的指挥员,自己的一生都要为祖国奉献。回到地方,军人的品质和奉献精神一直贯彻始终。年轻的时候,立志为国戍边,戎马生涯;到了中年,立德为老百姓做事,依法依规依政策,科学决策科学执行,化解社会矛盾,高效解决问题;到了老年,就得立传,留下些东西,面对诸多复杂社会问题和当前的形势。金春德觉得自己停不下来,他经常开玩笑说:“退休了,没有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自己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权利是有的。”

做接访员,老金经验富足,法律体系构建完善,心思细腻,非常准确的找到问题症结,很多没头绪的上访户,都在他这里找到了解决办法。经过这5年的努力,上访人员渐渐减少。就如他所言,这个接访员的意义,站在政府的角度是如何去排忧,站在百姓的角度是如何去为他们解难,这件事情胜过了任何休闲的意义。

接受完采访,老金认真地理一个新接手的融资案件,找一些突破口,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生命不息,奉献不止,致敬这样的老军人!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