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 夹

发布日期:2019-08-12 11:21:57文章来源:

林 琼

拿到医院的检查结果,得知母亲病情稳定,她紧绷的神经稍适放松。从医院驱车赶赴单位途中,母亲来电告知已经妥善安顿好家中事务,下周末即可前来与她同住,她的内心欣喜中夹杂着些许黯然。欣喜的是往后可以一直陪伴母亲左右,黯然的是母亲的病情始终是盘旋于她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隐忧。

等待红绿灯的一分半钟间隙,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头上佩戴着的粉红色蝴蝶状水晶发夹,还破例细细打量周围的一切。此时此刻,来往的车辆、过往的行人、疏疏朗朗的梧桐树,都成为她眼中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就连道路两旁那一幢幢平凡无奇的建筑都幻化为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想到母亲下周即可前来同住,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绿灯亮起,她跟随前车缓缓起步。作为一名拥有六年驾龄的老司机,她清楚地知道,驶过斑马线,车辆才可以稍适加速。难得拥有这样的好心情,就连爱车也变得出奇的听话,整个操作过程都显得异常得心应手。她情不自禁地跟随车载CD哼唱起了她最喜欢的《贝加尔湖畔》。可是第一句歌词尚未唱完,车身就猛然摇晃了一下,她的身体也在惯性的驱使下不能自控地前倾。她意识到是后车追尾了,慌忙踩下刹车,试图及时将车刹住,以免撞到前车。可就在爱车刚刚止住的那一瞬间,一阵剧烈的撞击声清晰地传入她的耳畔,她的身体撞到方向盘后又重重地回弹到座椅上,头上的发夹不由自主地飞出窗外,她如瀑的长发瞬间滑落下来,前胸和后脑勺立刻像过电一样麻疼。凭借多年驾龄,她意识到后车车主在第一次肇事后,又误把油门当刹车,强行推着她的车撞上前车。前车司机发现被撞,猛然一阵急刹,她的车顿时沦为“夹心饼干”。那一刻,她全然不顾身体的疼痛,也无暇顾及车况,慌忙下车寻找发夹,周遭世界似乎戛然而止。当看到发夹像受了伤的蝴蝶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距离爱车四五米远的地方时,她长舒一口气,快步上前如获至宝般将其拾起。当发现发夹上的水晶掉了好几颗,水晶蝴蝶装饰下面的底座断裂,底座中间的弹片不知所终时,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感瞬间将她裹挟。她站在那儿愣怔了许久,直到前后两车车主的争吵声清晰地传入耳畔,她方才回归现实。当反身看到爱车前保险杆和引擎盖被撞破了皮,后引擎盖深深地凹进去,后保险杆更是被撞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时,她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她知道,她那一天,甚至未来很多天的好心情都被这场闹心的车祸搅没了!

事故责任认定快捷而公正,后车司机负全责,她和前车司机无责任,可她的内心依旧愤愤难平。她珍爱的发夹断裂了,她全身的骨骼也像断裂般撕心裂肺地疼。她不厌其烦地向交警和前后两车车主展示那枚遍体鳞伤的发夹,不依不饶地要求后车车主承担发夹的维修责任。即便后车车主流露出了鄙夷和不屑的神情,还是无法打消她要求其维修发夹的念头。在交警的调解下,后车车主勉强同意让她自行更换一枚新发夹。她当即表示如若能够修好绝不换新。

将车开至4S店等待工作人员定损的间隙,她一直小心翼翼地摆弄着那枚发夹,希冀它完好如初。直到保险公司定损员告诉她将对保险杆和引擎盖进行维修的定损决定时,她方才回过神来。“后保险杆被撞了一个洞,而且里面的支架也断成了两截,根本就不可能复旧如初,必须换成新的才行。”她据理力争。“可是撞你车的姐姐不同意支付更换费用,只能由您俩协商解决。”定损员无奈地说。她恍然大悟,后车司机之所以不同意更换后保险杆,是因为没有购买不计免赔险,担心自费金额过高。“我是受害者,她非但没有跟我道过一句歉,反而让我跟她协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她生气地质问道。虽然知道焦躁只会让矛盾愈演愈烈,但她始终无法平复胸中的怒火。“那我再跟那个姐姐沟通下看看。”定损员沮丧地说。

返回单位已是两小时以后的事。定损员来电告知,任凭他磨破了嘴皮,后车司机都拒绝承担保险杆更换费用。“你们保险公司如果为了减轻投保人负担而无视其他车主权益的话,我会投诉的。”她不依不饶。这场无妄的车祸,损坏了她的爱车,弄坏了她心爱的发夹,本就让她愁眉不展。遇到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肇事者,更是让她无所适从。那天下午,她精神萎靡,注意力不集中,对待同事也不及往昔那般热情,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甚至爱答不理的感觉。晚上躺在床上,看着那枚惨不忍睹的发夹,她的心里像压着铅块一样沉重。

思忖再三,她还是不能自控地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像个受了委屈的孩童般诉说着下午发生的一切。“人没受伤就好。保险杆,能修就修,实在不能修再更换新的,得饶人处且饶人。”母亲慈祥的声音传入耳畔,像一股清泉在她心间轻轻流淌,洗涤着她内心的创伤。“妈,您不知道,车都被撞瘪了,不更换保险杆,实在是不解气。而且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您给我买的那枚发夹也被撞坏了,我的心里委实憋屈。”她哽咽着说。

“孩子,我知道那枚发夹早就过时了,可你一直不舍得扔,是想留作念想。别难过,我正打算再买个新的给你呢!”悉心聆听着母亲亲切的话语,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她鼻子一酸,眼泪禁不住流出来。那一刻,她恍然发现,“得饶人处且饶人”既是母亲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母亲坚守了七十余载的人生信条。将母亲的人生信条传承下去,不就是对母亲最好的感恩和最真挚的爱意表达吗?想到这里,她强忍泪水,坚定地应了一声:“好的,谢谢妈!”便匆忙挂断电话。

“保险杆不用更换了,发夹也不用你赔偿了!”她没有告诉后车车主,之前之所以那么坚决地要求其维修发夹,是因为那是她刚参加工作时母亲送给她的礼物,也是她对母亲最美好的念想。她的母亲,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但打完这通电话,她如释重负,脸上绽放微笑,眼角溢满泪花……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