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湖

发布日期:2019-08-13 10:04:5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月牙湖,宣威城南活着的一片土地。”和著名评论家、诗人朱霄华一次登临东山,放眼南望,我说红嘴鸥来月牙湖了,还有野鸭和很多鸟,他沉思了一会儿,俯视宣威城,然后脱口说出开头这句。

在诗人的眼里,月牙湖是醒着的水。一年四季,月牙湖,群鸟飞翔,戏舞水域,千姿百态;牧马原野,驰奔湖尾,枣红皮毛,映染云天,夺目心欢;晚舟渔歌,湖水悠然,影人守景,心驰诗意,神怡养心;徒步骑行,晨光熹微,晚霞醉红,笑语欢歌,鸟伴琴声,水拍石响,最是自然;一家闲步,乐融天福,自知自足,悦诗风吟,天朗云健,祥和随影,天福地贵。这些月牙湖的自然韵味,深深吸引着宣威人。自然之美,天工神造,为了赏读到月牙湖的美景,不管下雨或下雪天,人们都在约走月牙湖。

月牙湖最热闹的时候是红嘴鸥远道而来的两个月,还有就是逢年过节。月牙湖没有风景区的景色,也无景点。但周末,走路去的,开车去的,骑车去的,走走湖畔,看看水鸟,赏读自然之景,不知何时起,宣威人有了必须去月牙湖的习惯。人有了某种依赖,内心就有一种念想,一念一想,脚步就轻动起来,思想就活跃起来。对自然之美的欣赏习惯是父亲陪养我的,小时候,父亲爱带我去他工作的地方。那时条件极差,交通工具极少,偶尔见到的车,就是解放牌汽车和铁牛五五,要去很远的地方,得早早起床,走个半天或整天才到目的地。父亲在离家要走一整天的路的大山深处上班,逢假期,父亲爱把我们带到上班的地方,一方面解决一下嘴馋,一方面好教育我们。要去他那里,必须脚走,路是山路。父亲带着我,走走停停,一路上说这山叫什么,那村又叫什么,有时不走正路,带我爬山翻岭。在父亲的讲解中,幼小的心里装上了自然山水的神迷和有趣。山水是有灵魂的,你的心走进山水,两个灵魂的交融互联,心会明清。

月牙湖,初始名叫钱屯水库,之后叫电厂水库,后来有人叫金月湖或月牙湖。与月有缘,自是晚景中月亮临空,月光如银,和水产生了情调,人处其中,自心有情,便有了诗情画意的名称。每个字和词,都有来历和过程。叫钱屯水库是因建设水库时,钱屯人出资出力,出钱的人正巧也姓钱,屯是过去的名称,水库建好后,自然而然叫钱屯水库。电厂水库的叫法源于宣威发电厂投资重建坝堤和环湖水泥路。环湖路边,有蔷薇花、樱花、刺玫瑰、竹柳、滇杨、圆柏、桂花树、垂柳等花木。一年四季,湖光景色,自成一幅幅山水画。宣威人总在闲时,带上儿女或家人,再者约上好友,环湖闲走,走的人多了,环湖走成了一种生活习惯,隔上几日,不走环湖路,心会堵得慌。后来,红嘴鸥飞来了,月牙湖更是宣威人不得不去的地方。画家来了,作家来了,诗人来了,摄影师来了,不知名的鸟来了,于是,月牙湖变成艺术家和人们心中寻找安乐的圣地。红嘴鸥的居住,更加灵性了月牙湖,只要红嘴鸥一飞来,月牙湖动情的水面被无数双眼睛注视,渐渐的,水和鸟的声音响进入心底,一个被诗意的湖变成生活中的必须,诗意的地方,寻找是心的归处,爱的呼吸。每滴水的内心藏着人的柔美,每根水草的舞姿宣读着人的情绪语言。一个爱上自然的人,心里的清净是富贵的,哪怕你卡里无钱,包里空荡,一场自然的召唤的场景,富在心生,不知不觉间,你有了欲望,富贵随之而来。

月牙湖的美是自然神韵的凝集和宣威人一双双眼睛的发现。一个有诗意的地方就是人寻找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贫瘠和富饶不影响诗意的存在,一个内心荒凉的人,看到的繁华似景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充满爱和热情的人,自然神韵会居住在人的心底,生发出无限的景致诗语,丰富心灵世界。我的父亲不懂诗,但他懂山水,在他的眼里,山水会说话。飘动的云,流走的水,摇摆的竹,滚腾的乌云,红垂的夕阳,奔跑的马匹,蠕动的虫,细雨下的麦田,雪覆盖的大地,炎热中的湖水,闪现夜空的星星,他都会指着这些物像谈说不休。父亲的眼睛会思考,平常的事物,他会分析得头头是道。父亲文化层次不高,也不知他的懂得从什么地方学习的。在月牙湖的面前,我的心总会清净明白,忘记烦事。在流动的湖面上,语词的美妙会无意地浮现,你会为心灵的约定决定下明晚还来看月牙湖。一个地方这么引人前往,除了解救内心的紧迫、枯燥、荒颓、饥渴、费解、迷失、痛患,还有获取天地灵气对人体的陶冶、赐予、得舍等等,达成心灵感应的和解、交融、清明。月牙湖不装饰自己,她拥有的朴实无华显示着地名历史和带给人们的泽惠而被记住。

月牙湖的滇杨,最初的价值是把沟坎泥土固守在根系边,随着泥土的坚固,绿草的茂长,树木草地马匹人流,渐渐变成风景。摄影家会在某处支起相机,等一匹马、一个人、一只飞鸟,或许更多的马和鸟,在镜头里出现,于是心喜地按下快门,收起早早想好的美图,得意地自我羡慕。风景中的飞鸟、人流、马匹,它们的举动,被记录下来,可它们一点不知,风景中的举止会是什么?摄影师的眼睛也会思考,把美留下来,留在定格的刹那间,艺术的魅力在于消失中的再现,从而令人发挥想象。

现在,月牙湖更秀丽迷人,人行环湖休闲走廊、凉亭正在建造,脚下水声,眼前迷景,相互映染,托盘出的画意将迷醉多少人?月牙湖,她不说一句自我的夸词,她只默默地在那里,任风雨洗礼,任人们赏读,任飞鸟游走翔飞,她只在承受美景带来的欢歌笑语和电闪雷鸣。

(作者:清川/文孙道昌 /图)

编辑:钱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