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神往的基诺山寨

发布日期:2019-08-14 10:38:49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西双版纳苍茫的热带雨林中,有一个令人无限好奇和神往的秘境——基诺山寨,它坐落在峰峦叠嶂、绿荫苍翠、群山环抱的六大古茶山之首的基诺山。这里是西双版纳州基诺族传统文化保护区,全国唯一一个全面集中展示并以基诺文化为主题的旅游景区,是了解基诺文化最重要的窗口。

“基诺”二字系基诺语,“基”是舅父,“诺”是后代,“基诺山”就是舅父的后代居住地。基诺族是1979年被国务院最后一个认定的单一民族。在这片土地上,历史的双足曾在这里悄悄地走过;而对于宗教神秘的想象至今仍未停止。沿着植物搭成的垂拱门进入基诺山寨。古老的青石路,郁郁葱葱的热带植物,仿佛走进时空隧道。

路两边的树上挂着很多牛的头骨,基诺族15岁成年礼时必须杀一头牛,并将牛头挂在树上。一个牛头代表一个基诺族男子成年,同时还代表着财富和好运。沿着216级台阶直上,就到了寨顶。寨顶有大公房——基诺族早年的住房,它不太高,长度却有三四十米,甚至达五六十米,犹如一道长廊。大公房是氏族之家,居住着若干个有父系血缘关系的小家庭。小家庭的个数越多,大公房的长度越长。大公房是基诺族父系氏族集团的标志物,它一直保留至20世纪60年代。进入70年代以后,氏族共居的大公房逐渐被单家独户的木楼所取代,昔日的大公房已成为历史遗迹。但透过大公房这个历史遗迹,可以了解很多基诺族的历史和风俗习惯。知道吗?在大公房里每个卧室的名字都不一样,车杰是父母的卧室,杰册、杰施分别是大儿子和女儿的卧室;小儿子的叫杰布鲁;孙女的又叫鲁思语。

大公房木柱顶上摆放的东西不一样,名称也不一样。有寨神柱、兽神柱、生命柱等。如兽神柱,梁上有野猪、麂子等动物头骨。以表示对兽神的尊敬和感激,并祈求兽神保佑猎手获得更多的猎物。参加狩猎的人,在出猎前或获得较大的野兽之后,都必须在此柱下的房间居住一夜,以梦兆占卜吉凶。

卓巴(基诺语,长老之意)房有一个放置木鼓的专间,而木鼓紧靠的柱子为寨神柱,木鼓成为山寨的神器,因其是创世女神阿嫫腰北的遗物,祖先乘创世者所赐牛皮木鼓而幸免于难,繁衍了人类。一般情况下,大鼓都不能随便敲响,若是敲响了只有三种情况:一年一度的“特懋克节”祭寨神的时候;卓巴修房子,要把大鼓移至房外,并搭个棚子,白天敲三次,晚上敲三次,为的是不让寨神出来作祟客人;每当卓巴过世咽气时,要把大鼓放斜,出殡前把大鼓置于案外,白天敲三次,晚上敲三次,等出殡完后,择吉日把大鼓请到新的卓巴家。

鼓是精神的象征,舞是力量的表现,鼓舞结合起来,不仅是一种民间的舞蹈,更是一种深刻的文化现象。基诺族视太阳鼓为神物,并以歌、舞、节庆祭祀等形式,加以崇拜和纪念。基诺人的太阳鼓舞蕴涵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每逢重要节日或有重大祭祀活动,都要敲响太阳鼓,欢跳太阳舞。

在基诺山寨里,坐在树枝搭成的浓荫下,一任清风习习,一任云卷云舒,观看基诺族的民族太阳鼓舞实在是赏心悦目的事。看小伙子们前进、后退、踢腿、转身,辗转腾挪,一个个勇猛如虎、翻卷如龙、飞扬激越、酣畅淋漓。姑娘们旋转自若,舞姿优美、潇洒活泼、流畅飘逸、欢快奔放。他们不停地在舞台中央变化队形,有时候还做出敏捷的小跳及跌扑、腾转等动作,舞蹈有弛有张、活而不乱、进退有序、浑厚有力。那豪迈粗犷的动作变化,那刚劲奔放的雄浑舞姿,再现了基诺人祭祀、狩猎、谈情说爱时的场景,表现出基诺民族的热情、淳朴、简约和粗犷。

在山顶,欣赏完太阳鼓舞,品尝完原生态、香嫩可口的烤肉,顺另一条路下山,路上,古木参天、浓荫蔽日,透过树丫织成的穹隆看蔚蓝的天,让人有千载思悠悠的感觉,林中又传来基诺族粗犷的音乐,走在树阴斑驳、古老的鹅卵石与用竹子搭成的林荫路上,光与影、明与暗、新与旧、古老与现代交错,让人恍惚是梦境还是现实?

临出寨门,一个太阳鼓上刻着“喏咪噢”(再见)几个字。依依不舍地离开基诺山寨,可基诺族这个从原始母系氏族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少数民族,这个长期生活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之中,拥有原始古朴、粗犷的生活习性和性格特征的民族,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神秘的原始宗教文化及秀美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这个西双版纳中的秘境,如此神秘、奇特,引人入胜,让人流连忘返,却无法在心里说“喏咪噢”。

(作者:吕惠仙文/图)

编辑:钱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