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人生

发布日期:2019-09-11 11:12:07文章来源:

张琼 文/图

屋外烈日如火,追剧的心情都没了,心情低沉得只剩叹息。走进厨房,剥去玉米壳,将玉米连须放进锅里,加上清水,不用几分钟,玉米熟透。细嚼慢咽下一粒粒玉米籽,再喝下一碗玉米水,身心都舒服了许多,焦躁也渐渐平息。原来,食物是可以治病的,我们的人生因为有了烟火气息而更加丰富、充盈。

从小到大对美食情有独钟,独钟到天天想着减肥,可一面对美食,一切念想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还自我安慰“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或者告诉自己“先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总之,美食是不能被辜负的。

幼年生活条件差,在那个有钱都买不到好东西的年代,可偏偏父亲是一个对吃毫不吝啬的人,平日持续清汤寡水,但周末来临时,他会去菜市场买肉,挑选牛肉的边角料,类似牛筋等,将那些价格低廉的东西带回家,加入葱、姜、蒜、花椒和盐,一锅炖煮。在火苗的作用下,很多人不屑一顾的边角料竟然发生化学反应一般,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打开锅盖,汤面油光滚滚,令人垂涎三尺。母亲还在改刀,已经一星期未见肉末的弟弟和我早已守在砧板前,垂涎三尺。

作为南方人,我却从小就爱吃面食,面条、包子、馒头,还有麦面饵块都让我觉得特别好吃。幼年时,父亲很是配合我的爱好,每个星期天的早饭都是包子或者馒头。我爱吃甜食,父亲就在面里加入一些白糖,将醒好的面搓成长条,拿菜刀均匀切断,放进蒸锅,大火加热,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又香又甜的馒头便做好了。

母亲常说,我从小就嘴馋。因为母亲要下地干活,几个月大的我是交给奶奶带的。每天一睡醒,我睁开眼睛就要吃东西,得不到吃的就哇哇大哭,怎么都哄不乖。发现我的德性之后,奶奶便早早煮好面条、稀饭等食物,放在火洞边温着,便于我随起随吃。至此,家里很少听到我的哭声,大概源于食物的疗效吧。

幼时喜欢去外婆家,因为每次都有许多美食,让我能够大快朵颐。一次,刚到外婆家,外婆就炖上了火腿肉,我困得不行,却始终不肯去睡,因为一直惦记着锅里的好东西。夜深了,猪蹄仍坚硬如铁,我不甘心就此安睡,便放声大哭。全家人无奈,外婆则捞起那庞大的蹄子端到我面前。顾不了三七二十一,我手嘴齐下,啃弄半天,一点皮儿都没吃到。看着眼前的顽物,我终于投降了。只是睡前还不忘叮嘱外婆:我啃不动,接着煮,睡起来再吃,谁都不准吃我的东西。很多时候回去看望外婆,舅舅姨妈们都会笑谈起这一幕。

大家都叫我“吃货”,其实曾经的我是不大喜欢进厨房的,觉得那里油烟味太重。如今到了一定年纪,却喜欢上了厨房里的烟火人生,觉得这样的俗气也挺好。

炒出应季的新鲜蔬菜,炸出孩子最爱的沾满糖浆的拔丝洋芋,炖出芳香四溢的菌子鸡汤,蒸出原汁原味的荞米饭……一切只想想就觉得很美好。春天的凉拌折耳根、香椿炒火腿、花椒叶炒牛肉、素炒蕨菜苔、野胡葱汇红豆,野味十足……雨季来临,菌子和鸡枞疯长,舌尖上的美味刺激着我们的神经,爆炒、煎、炸、蒸、烤、炖,不论加入青椒或是干椒,都自成一派,百吃不厌。

富源这个巴掌大的县城,餐馆却数不胜数。牛羊肉火锅热气腾腾,清汤、麻辣、干锅还有涮的,各有千秋,即使是在寒冬腊月,只要开始动筷,不一会儿保准你大汗淋漓。当然,吃的同时,聊天也不能错过。三五好友齐聚一堂,聚会的理由千奇百怪,孩子生日、情人节、妇女节、植树节、儿童节,甚至庆祝孩子幼儿园毕业等等,五花八门。大家借着美食的名义,聊聊生活,谈谈理想,忆忆青春,便觉得现世安稳,一切都平凡而美好。

父亲手中的美食包含着浓浓的亲情,外婆手里的美食蕴藏着深深的爱意,朋友手里的美食融入了重重的友情。原来,真的“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围炉而坐,和家人展望未来,和亲人讲述鸡毛蒜皮的日常,和友人畅谈家里家外的琐碎,和同事解决工作中的困难,这样的日子,可能缺少风花雪月的浪漫,却也因为烟火的热度而变得丰盈,让人甘之如饴。

一碗饭、一杯酒、一盏茶,在浩瀚时光里,大家尽情欣赏着锅碗瓢盆演奏出的交响乐,享受着柴米油盐演化出的活色生香。这般的岁月静好,足以抵御烟火人生里的雨雪风霜了吧!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