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9-11-04 10:11:4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王琳琳

一缕炊烟,三两儿女,便是爱情,便是家。

奶奶总说:“以前的人啊,东西坏了总是想着修;现在的人,东西坏了就马上换。”老一辈人的爱情真的可以说是相濡以沫、纯粹美好了。爷爷与奶奶的一生便是如此相依相伴的。

奶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嫁给爷爷这个农村穷小伙子,成家后爷爷被“撵”出家门自立门户。就像奶奶所说,她自打跟了爷爷,这一生都在忙碌,都很辛苦。可是,爷爷奶奶却有他们之间独特的相处乐趣。

比如在做菜问题上,奶奶做凉拌菠菜,用水淖一遍,一叶一叶地掰下放在盘里,佐以盐巴、陈醋、油泼辣椒粉、蒜泥,吃饭时我说叶子太小夹不住,爷爷就说:“一棵一棵地洗干净就行,别掰开。”下一次,奶奶确实这样做了,我又说嘴里容不下一整棵。奶奶带着些许恼怒说:那要我怎么做才好?爷爷为了逗她开心,说做菜就像是研究导弹,要反复实验才能得出真理,要灵活,要变通……说了一大堆,惹得奶奶笑话他:我们家的军事家要开讲座啦!

还有蒸馒头的时候,我家人口多,需要和一大盆面,这委实是个体力活!奶奶年轻时太过劳累伤了腰,所以都是爸妈和面,爸爸不在家就是爷爷和面,奶奶心疼爷爷年纪大了,就出去找隔壁阿姨来帮忙,谁知道回来一看,爷爷已经快要和好面了。爷爷就是这样,总是让奶奶没有后顾之忧。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这大概就是现代女人所追寻的安全感吧。

前几日,奶奶打电话过来,说这两年国家政策特别好,关心关注农村老人,专设农村老人旅游补助,她说她也想和村里的老人一起出门旅游,可是爷爷死活不让她去,让我劝劝爷爷。后来问了才知道,村里一位老人因为晕车状态不好,结果下车就出了车祸。而奶奶,自幼就晕车十分严重……爷爷不浪漫,从未送过奶奶一枝花,可他记得奶奶的一切习惯,其实,爷爷很浪漫。

我的爱情观应该也是如此的,我最喜欢的一本外国名著便是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嫁作他人妇的凯瑟琳去世入棺后,痛苦的希斯克利夫只能在深夜悄悄把棺材打开,把自己的一缕头发与女主人公的头发紧紧缠在一起放入。这让我想起了“结发夫妻”:自与你结婚,就决定与子偕老,无论贫穷也好富贵也罢!认定了,就不会再变……

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就是老一辈的爱情。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