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风雨投递路

发布日期:2019-11-28 14:41:54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杨继刚/文 韩竺蓉/图

及时将报刊杂志投递到群众手中。

徐金权是会泽县以礼河邮政支局的一名邮政投递员,1998年参加工作以来,他一直从事乡邮投递工作。21年的投递工作中,投递总里程达11万公里,服务面积204平方公里,为娜姑镇13个村委会5万多名群众提供邮递服务,在平凡的投递岗位上演绎着不平凡的人生,成为了群众的贴心人。

用双脚丈量13个村委会的广袤土地

2006年以前,地处乌蒙山区的娜姑镇各村委会之间道路崎岖,各村委会之间海拔落差极大,最高的村委会海拔2400米,最低的550米,几乎都是便道,徐金权只能靠步行,硬是用双脚丈量着13个村委会的广袤土地,每天来回里程75公里。刚开始送的时候,一趟步班走下来,脚上全起了大泡,回到家是钻心的痛。但他没有退缩,第二天早上又挎起沉甸甸的邮包,步履蹒跚地上路了。那时报纸杂志、汇款单、包裹单较多,一个邮包有20多公斤重,他都按邮路班期要求准时送达到收件人手里,对边远村寨的村民需要汇款和寄包裹,徐金权及时将村民的包裹和邮件带回邮政所寄递后,下一班又将收据带给寄件人。“干海子到娜姑垭口有一段8公里的长坡,去的时候是下坡,感觉还好,返回时是上坡,刚好是下午6点,又累又饿又渴,腿像灌了铅一样,一步一步往上挪。望着长长的上坡路,有时感觉像走不到头似的,回到家,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徐金权谈到这段经历,仍然记忆犹新。

遇到投递高考录取通知书时,他经常是天还没亮就起床,带着邮件包裹就匆匆上路了。每一份通知书,他都按地址找到收件人或其家人进行签收。按他的话说,农村娃考取大学不容易,要第一时间把这喜讯送到他们手中。因此,只要有高考录取通知书,他都将三日班调整为一日班,一天走完三天的路,每天都是天黑了才回到家,回到家的时候脚肿得厉害,但想到大山里的孩子们拿到通知书的高兴样子,他的内心却无比充实。

那时候他穿的是特耐磨的轮胎底做的“松紧鞋”,一个月下来,底没有事,脚趾头却出来“放风了”,“为鞋子这事,老婆没少埋怨,别人穿半年一年的鞋子,我一个月就穿破了。”徐金权乐呵呵地说。那时候虽然很苦很累,但是徐金权认准了,既然当上了一名邮递员,就要送好每一件邮件。

他成了四里八乡的红人

长期的投递员工作,让徐金权成了四里八乡的红人,乡亲们翘首以盼他送来信件、报刊、汇款单。发基卡村的陈绍金老人70多岁了,是东川矿务局的退休职工。陈绍金老人每个月的工资汇款都是由徐金权送上门,哪个月汇款单不准时到,他嘴里就念叨着,小徐怎么还没来啊?后来,老人腿脚不便,每个月工资汇款徐金权就代为其办理取款,并及时送到老人家里。遇到饭点时候,乡亲们都会热情邀请徐金权到家里吃饭,他却扬扬手说:“还有工作没做完呢,谢谢乡亲们了。”

有了摩托车他更忙了

2006年后,乡村道路硬化渐渐多起来,交通也便利了。为了让邮件早点送达到乡亲们的手里,徐金权购买了摩托车,驶上了邮件投递提速”快车道”,结束了步班投递邮件的历史。交通工具的改善,虽然没有以前辛苦了,但徐金权却更加忙碌了,在投递邮件时,他主动走进农家小院,向村民介绍邮政金融、包裹揽收、邮政电商、代收电费等业务,他还成为了村民的义务带货员,哪家需要药、小孩的学习用品等,他都拿笔记本记录下来,购买后带给村民。

二十载的乡邮投递路,徐金权从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变成华发初生的中年人,多年的乡邮投递工作在他古铜色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沧桑,虽然容颜已变老,但人民邮政为人民的初心却始终镌刻在他的心中,激励着他在乡邮投递路上一直前行。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