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整改实效回应群众关切

发布日期:2020-01-08 11:19:37文章来源:云南网

云南日报美编 张维麟 制图

  背景

  去年,《金色热线》节目共播出41期,共有41家单位,292位嘉宾参加节目,共接受群众咨询投诉775件,反馈答复群众问题775件,答复率达到了100%,群众对问题答复办理的满意度达到85%以上。

  话题

  去年12月26日,《金色热线》年度回顾特别节目对一年来的几个典型问题进行了跟踪回访,并邀请到了省人大代表李琪、省政协委员洪素恒及云南日报评论员、云南纪检监察杂志编辑朱婧等三位嘉宾,对相关部门的答复和解决情况进行点评。

  环境保护 要实现“河长治”

  2019年3月28日,省水利厅参加《金色热线》栏目,曲靖市沾益区白水镇海家哨村的王先生打进热线反映,海家哨村一条灌溉沟渠,常年无人管护,灌溉渠内满是垃圾,希望相关部门能把河里的垃圾清理干净。

  沾益区河长办接到投诉之后,认真核实情况,责成白水镇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清理。4月初,白水镇组织人力对渠道内的垃圾进行了清理,并向村民进行宣传教育,呼吁村民不要向河渠内扔垃圾。

  清理行动结束后,白水镇认真分析了渠道里出现大量垃圾的原因,发现主要是因为村里没有垃圾箱和专职的保洁人员,导致村民随手把垃圾扔进渠道。

  水里的问题,根源在岸上。白水镇政府将河道保护工作和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结合起来,不仅使村里的河道清了,整个海家哨村村容村貌也大有改观,村民的环境保护意识也提高了。

  像海家哨村一样,如今曲靖市沾益区正通过将河长制工作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结合起来,形成水清、岸绿、景美的一体化整治成效,让全民参与到人居环境整治行动中来,实现人水和谐共处。

  “河长制的落实让群众反映的海家哨村河渠垃圾问题顺利解决,可见河长制这个制度是有效的,应该扎扎实实落实下去。” 省人大代表、昆明市艺术学校校长李琪说,同时应该加大宣传教育力度,让广大群众树立爱护环境、保护自然的意识。

  云南日报评论员、云南纪检监察杂志编辑朱婧表示,我省2017年开始全面推行河长制,成效比较显著,在落实过程中,应全面开展河流情况排查,更加注重“一河一策、精准施策”,提升政策措施的精准性和实效性。

  化解纠纷 留好证据是关键

  2019年7月4日,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参加《金色热线》,曲靖的李女士打进热线反映,半年前她做了一次整形手术,但没有过多长时间就发现自己的鼻梁歪了,医院一开始答应负责修复,后来又反悔。之后李女士的鼻子经常流血、疼痛,对李女士来说,这一次整形手术,无异于一场噩梦。

  李女士在《金色热线》栏目中进行投诉之后,省卫健委相关工作人员立即对此进行了调查处理。目前,医院与投诉人已依法通过人民调解的方式进行了处理并达成了协议。

  省卫健委医政医管局主任科员谭晓明介绍,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医疗美容需求高涨,医疗美容行业发展迅速,但医疗美容市场存在许多不规范甚至非法行医现象,给很多求美人士造成伤害。我省也在不断加强医疗美容服务监管工作,提高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

  “消费者要谨慎选择医疗机构,同时美容要适度。”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医生刘同仁表示,过度的开展医美项目会带来众多的不良反应。

  省政协委员、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洪素恒律师介绍,消费者做医美项目要关注几个事项:第一看机构的资质;第二医师要有执业资格;第三要看医疗等级,不同等级的机构所能做的项目也不一样。医疗美容机构应该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注册并获得相应的许可证后,在核定的医疗科目范围内开展医疗服务活动;第四是消费者在做有些医疗美容项目时,要看一看自己的身体情况是否适合。

  洪素恒表示,遇到医美纠纷,调解是最好的方式。如果调解不成,应向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进行投诉。同时,消费者在开展医疗美容项目前,要与医疗美容机构就医疗美容的具体事项签订合同,就双方的医疗美容服务关系进行书面确认并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在接受服务过程中,及时索取并保存好医疗费票据、就诊病历、诊断证明等能证明双方存在医疗服务关系的证据,以便日后作为维权的依据。

  堵疏结合 打击“黑车”运营

  “黑车”一直以来都是困扰交管执法部门的一个难题。2019年7月18日,云南省道路运输管理局参加《金色热线》,市民王女士打进热线反映,昆明南部汽车客运站黑车猖獗的情况。7月24日,南部客运站官渡分局稽查人员对南部客运站周边进行了检查,采用“驻点+巡查”的方式开展“打非治违”工作,周边交通秩序有所好转。

  目前,2020年春运即将开始,昆明市各大客运站的情况怎么样呢?记者通过走访发现,现在昆明几大客运站周边的非法营运车辆都“变了身”,已经不停在街面直接揽客了,而是非常隐蔽地和私家车辆混停在一起,拉到客后再带去坐车。这样既逃避了交警对乱停车的处罚,也让运管稽查人员更难监管。

  昆明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稽查支队五大队大队长马阳坦言,当前对非法营运车辆的查处面临取证难、稽查力量薄弱、机动性不强等问题。为此,道路运输管理局专门组织外出宣传,每到重点时段就与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对重点区域进行整治。

  朱婧表示,“黑车”的存在不同程度反映了市民“坐车难”的问题,想要彻底解决黑车问题,不仅要加强对乱象的直接治理,还要加大公共交通资源的投入,在特殊时间、特殊地点增加运力,让市民出行无需选择黑车。

  洪素恒建议,在整治“黑车”的过程中,运输行政主管部门可考虑设置“黑名单”制度,让“黑车”在车辆年检或驾驶员年检中,受到一定限制和惩罚。

  云南日报记者 李翕坚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