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江况味(组章)

发布日期:2020-01-10 14:31:17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胡勇 

澜沧江,顶礼膜拜,绝不是因为那三十七条支流。

三十七条支流,我不想一一道来,那过于让人口干舌燥。

横断山脉阻挡不住奔腾的脚步,梅里雪山的诱惑不能稍作停留。

金沙江折返身,向东而去。

怒江分道扬镳,往西而走。

唯有你,澜沧江,始终如一,向南而来。蜿蜒出境,尽展异国情调。

桥头堡,黄金航道。

东方多瑙河的响亮名头,如雷贯耳。

人们,包括我,总喜欢膜拜,那些响亮的事物或名头。

有时,莫名陷入惶恐。

第一次亲密接触,与一座小城,一座大桥,紧密联系。

这座小城,名曰:景洪。

这座大桥,唤作:澜沧江大桥。

驰过钢筋斜拉雄伟壮观的澜沧江大桥,方能达到景洪市中心。

不甘心,惊鸿一瞥。

再次来到,澜沧江大桥。

站立桥面,观滔滔江水奔腾而去。

势不可挡的气魄,绝尘而去。

奔腾在异国他乡,那些艰难,演绎怎样精彩的片段。

操千曲而后晓声。

澜沧江,或许,正是你我的榜样。

气垫船,歇息,江畔的金沙滩。

漂流的冲动,在心中酝酿发酵,许久,许久。

做一片树叶,在江中颠簸起伏,总担心,一些莫名的漩涡。

心海的涟漪,扩散,扩散。荡漾在久远的岸边。

欲望的小虫,啃啮着沙滩。

松散,紧固;柔软,坚硬。

交织的矛盾,一浪,又一浪,拍打心海的沙滩。

女儿一句话:我爹,这是澜沧江噶!

豁然开朗,下定决心:上船,奔赴远方的梦想。

或许,诱人的沙滩,等待有心的人,造访。

气垫船,确如一片树叶,在江中心飘荡。

任随波峰或谷底,托举或沉沦,未知的人生。

江中的漩涡,似没有想象那样骇人听闻的吞噬。

从未有过的视角,看青山,目不暇接的美景,双耳边,一闪而过,一闪而过。

呼呼风声,蓝天白云,不离不弃,陪伴前行。

揪心,松弛,小憩。

河湾,温暖柔软的沙滩,诗意地栖居。

赤脚,踩不实,那些松软。

沙子,胳肢脚面,透心的暖。

翻几个筋斗,打几个滚,仿佛回到少年。

坐实沙面,看滚滚澜沧持续不断,对岸的青山,驻足,对视。

滚滚而逝的江水,不停,流淌。

一如少年,不甘重重青山的闭锁,外出,闯荡。

恒久不变的青山,永久,守望。

一如母亲,手搭凉棚,期盼远去的孩子,归来。

再读澜沧江,纯因湄公河大案的骇人听闻。

想象中的异国风情,绝不仅仅是美好的情调,充满着未知的艰辛与苦痛。

黄金水道,只是一种美好的祈愿。

毒品总是与战乱和危险伴生,勤劳善良的中国商人,未能预知到危险在平静中悄悄萌生。

十几条生命,破碎了多少个撕心裂肺的家庭,震醒了无数怀揣良知的国人。

举世震惊的追凶,充满着曲折与艰辛。

中国政府的态度,决定了黄金水道未来的走向,擦亮东方多瑙河的波浪。

凶手的最终伏法,虽难以告慰那些逝去的生命。

至少让我们明白:国家的强大,民族的复兴,才是我们坚强的后盾。

三读澜沧江,纯属偶然的信步。

看清澈的江水中,一个漩涡,又一个漩涡,接连不断地漩向未知的领域。

那些清澈,是否已将湄公河大案的耻辱荡涤干净,我不得而知。

低处,河畔,紧贴水面。

偶见一农夫,双手紧握一截锈迹斑斑且有些弓腰驼背的钢筋,过肩,向后举起。

双眼,凝视,清澈的江水。

一如古罗马雕像,定格,千年万年,岿然不动。

猝不及防,一棍,击打江水。

涉水,弓腰,捞起一条数寸长,肚皮翻白的江鱼。

顿悟:古人为什么将打鱼叫打鱼。

汉语的神奇魅力,在澜沧江边,尽显无遗。

或许,古人使用的是木棒。

诚然,不论是何种工具,许多时候,殊途同归,归于静静的江水。

编辑:张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