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入滇第一关” 钢轨医生与0.3毫米较上了劲

发布日期:2020-01-14 17:11:42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春运临近,广袤的祖国大地上驰骋着人们为之骄傲的“复兴号”动车组,温暖着千万旅客回家的路……在为铁路安全运行而默默奉献的人群中,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曲靖工务段的钢轨“医生”正忙着为钢轨做“接骨”手术。

1月9日18时30分,在胜境关隧道的中部,该段白水镇线路车间主任赵昊正拿着手电筒穿梭于轨道间,时不时蹲下身去查看钢轨上的一道道磨痕。作为此次施工的负责人,他和同事们要赶在20点05分前完成长500米的钢轨焊接打磨任务。

胜境关隧道位于滇黔交界处,自古有“入滇第一关”“滇黔锁钥”之称。隧道全长4931.5米,进口位于云南富源,出口为贵州红果。这个历经近半个世纪(49年)沧桑洗礼的隧道,如今,平均每天还有50余趟列车通过,在单线普速铁路中依然保持强劲的运输能力。

为加快作业进度,作业分4组同时进行,其中朱树平与其他2名工友为第一组,他们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手持切割机切下伤损轨,如同外科大夫手持手术刀做手术一样,下刀精准,“医术”精湛,误差控制在正负0.3毫米。

“要在极度有限的时间里完成这项工作,而且每一个环节都容不得丝毫差错,压力还是有的。”工作近30年的赵昊说,紧张中不乏从容。

焊接在接近1400摄氏度的高温下经变色、软化、顶锻、融合后完成。等接口冷却到一定温度后,朱树平半蹲着竖起尺子反复测量,做好标记。

待达标后,他们便推着100多公斤重的打磨机进行打磨。滑轮与钢轨接触的地方,溅射出点点炫亮的火花,如同烟花灿烂美丽。为了看得更清楚,他们猫着腰、低着头,几双眼睛紧紧盯着轨面和仪表盘,小心翼翼地来回对钢轨进行打磨。

“打磨作为最后一道工序,精度要求更加苛刻,通常都要经过30多个来回,直到钢轨1米范围内不平顺小于0.2毫米,这相当于两张A4纸的厚度,超过0.2毫米,可能会导致列车晃车,影响乘客舒适性。”朱树平津津乐道,网络上热传的“高铁运行硬币不倒”的视频,这其中就有我们打磨“整形师”的一份功劳和汗水。

“当然,要想彻底消除钢轨表面细微的擦痕,就必须炼就一双‘火眼金睛’,哪怕只有0.1毫米的伤痕也不能放过。”一旁的钱江远趴在钢轨上补充说,眼睛盯着新打磨出的一道闪亮的光带,飞溅的火星落在他们的工服上,留下了一个个烫出来的窟窿。在钱江远的工服下面,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烫伤伤疤。

由于列车车轮与钢轨之间的相互作用,钢轨表面可能会产生裂纹和变“胖”,列车运行就会不够平稳且噪音增大,乘客乘车舒适度也会大大降低。及时修复这些病害,有利于列车的安全平稳运行,减振降噪的同时还能延长钢轨的使用寿命。

每一遍打磨后,他们都会脱下手套,用指尖在发烫的钢轨上反复触摸,感受钢轨打磨后的状态。“感觉平顺润滑了,再用尺子测量达到标准后,打磨工作才算合格,毕竟0.2毫米用肉眼是很难判断的。”朱树平说。

19时55分,500米钢轨打磨作业顺利完成。打磨后的钢轨表面光滑锃亮,犹如镜面般光洁。朱树平又开始对作业后的线路几何尺寸进行回检。只见他右手拿着道尺,左手拿着记录本,将测量的轨向、高低等数值记录到检查本上,确保各项数值均达到标准水平。

20时15分,开往厦门北的K232列车安全平稳驶过作业线。朱树平感慨地说,看着一个个旅客能安全舒适地回家团圆,2020年的春运,应该就是我们每一个新时代铁路人的最大心愿了……

编辑:钱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