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记

发布日期:2020-02-17 11:15:21文章来源:

潘飞玉

大刘是中医的“脑残粉”,整天阴阳、虚实、寒热、六经辨证、黄帝内经、伤寒杂论等名词不离口。这倒罢了,就是整天感觉自己不舒服,三天不吃中药就感觉缺点什么。加之工作不忙,最大的乐趣就是寻医访药,周围的中医诊所差不多都走遍了,每天早起熬药吃药,比吃饭都记得清。和医生辩论辩论阴阳虚实也没什么,去过一个诊所回来和同事说中医如何如何好,开的药怎么怎么切症,吃了之后怎么怎么神清气正。笑话也出了不少。一次吃药拉了半个月肚子,一次脸肿了几天,还有一次半夜发烧冒虚汗去了急诊。同事们见怪不怪,一笑了之。但是长期看着别人异样的目光,妻子都难为情。

周末在家,大刘又起了寻医的念头。妻子忽然说:“知道吗?我上周回娘家,看我们小镇上新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听亲戚说,老头还是什么中医学会会长退下来的,大家都夸灵验,看得好。”

“是吗?那咱们去一趟。”大刘来了兴趣。

“将近三百公里,太远了吧。”妻子觉得小题大做,质疑道。

“不远,开车也就四个多小时,下午就能返回来。再说,周围的医生我都看过了。”

妻子无语,反正车是老刘开,愿意累就累去吧。两口子驱车,中午就到小镇上,车子停在中医馆外。

中医馆是租用的民房,两边的对联是木雕的:青菜萝卜糙米饭,瓦壶井水菊花茶。古色古香,一看就很有韵味。

大刘来了精神:“好。这个医生一定水平很高,从对联就能看出来。”

妻子应了一声。

八仙桌,太师椅,木方凳,一排高大的药柜颇有气派。居中高处挂着“宝安堂”牌匾,字的功力不俗。老者鹤发童颜,正拿着一本竖版的古医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大夫,我来看病。”不知怎的,大刘在堂里有些气虚,声音也小了下来。

老者抬起头,看看大刘,也看了看他妻子。慢条斯理地说:“坐吧,先把个脉。”

诊脉中,大刘忍不住说:“我以前……”

“别说话。”老头不客气打断他。

“你怎么这样?我也是好心告诉你病情,不听就算了。”大刘嘟囔道。

诊脉时间很长。末了,老者提起毛笔刷刷写下处方,交给大刘。大刘一看,好字,龙飞凤舞。上面写道:“症:胃土不和;方:五谷汤十副。俞。”

大刘疑惑,问道:“什么是五谷汤?我常看医书,没见过啊。”

俞老反问:“药有八百八味,人有四百四病。药不执方,合宜而用。你可懂?”

大刘转而问:“你这个五谷汤怎么没有配方?如果我要在外面抓药,怎么办?”

“一方一症,岂能乱吃?只要在我这儿抓够十副,一个疗程包你治好。只是有几句嘱咐,你得记清。”

“您说。”大刘有些服了。

“吃够十副药,休息一周。在此期间,不可再吃其他药,感冒也不必。当然,需要做手术除外。”俞老罕见地开了个玩笑,抓够药,包好,送客。

回家路上,妻子问:“这个医生怎么样?怎么没见你和他辩论?”

“这个医生不简单。只是这药太便宜了,十副还不到二百,不知道有没有用。算了,先吃吃看吧。”

十副药吃完,大刘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好像没有一点问题了,这种现象以前从未有过。就和妻子说再去谢谢医生,送个锦旗什么的。妻子觉得不用那么郑重,付钱吃药既然好了,算了,不去了。却拗不过大刘,再一次出发。到了诊所前,大门紧闭。问邻居,都说不知道。

没办法,既然来了,顺便去看望泰山大人。

见女儿女婿来了,老人很高兴。张罗一大桌饭菜,把小舅也请过来陪客。小舅打趣道:“呦,稀客呀,专程来看老丈人了。”

“是。也有个小事,谢谢那个生生堂的俞医生。小舅,你认识吗?”大刘问。

“怎么不认识?他租的就是我新买的房子。”小舅说,完全看不到妻子连连向他使眼色。

大刘却看到了,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也变了。

小舅却说:“怕什么。我外甥女跟我说了,说你爱看病。因此让我把房子租给搞中医的,给你个教训。恰好那个俞医生来租,我就白菜价给他,并和他说你的事,反倒被他训了一通。奶奶的。”

“你知道他人呢?”大刘问。

“不知道,前几天他就走了。我看他的行头,挺不错。他看病咋样?”小舅说。

大刘沉默,没有吭声。一直到离开老丈人家话都很少。

看到大刘这样,妻子有些担心。好在回到家,大刘不再四处寻医问药了,状态也越来越好。不过偶尔,还会拿出那张处方看看,越看越觉得妙用无穷,嘴里念念有词。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