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

发布日期:2020-02-26 09:45:24文章来源:

白付平

庚子鼠年,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武汉蔓延。刹那间,口罩竟然成了战疫武器一下登上了国事的舞台。

大年初一,在全国范围内相关单位批量生产口罩,送往战疫前线。身处滇东乌蒙山西南麓的马龙,我记得从大年初三开始,整座小城就被口罩闹得人心惶惶。家里老的小的,都忙着弄一只口罩戴着,不然人们都会流露惊恐的目光直视着,甚至指责说:“你不怕死嚜,想想别人还要活呢。”

口罩瞬间鲜活起来。在这防控疫情的特殊时期,口罩迅速上演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并从城里悄然卷袭到乡村去了。

这是大年初五的清早,在远离县城70多公里的老家,父亲急着打电话来了,急嚷嚷地说:“儿啊,快弄一只口罩来呀,不然命就没得了。”我吓得目瞪口呆,想着是不是村里出现什么大事了。和父亲挂掉电话。紧接着,我跟弟弟通了电话。弟弟说,年事已高的父亲,想身体衰弱了,担心怕病毒传染。弟弟又说,村里这下真为口罩慌了。

随后,我和亲朋好友联系,好不容易弄到了10只装的几小袋口罩,立即送往老家。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七,天空飘着细雨。父亲看到我披一身冷雨,突然出现在眼前,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当我把口罩打开给他戴上时,他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拉着我说:“儿啊,爹戴着口罩,命不会丢,也不会给国家和政府添麻烦了。”

我愣眼盯着父亲,弟弟看我惊奇的目光,嘿嘿笑着说:“父亲可关心国家大事了,这些天,他一人守着电视瞧,看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武汉,他都感动得哭了。”

嘿嘿笑着的父亲抢着说:“这哪有不感动的,就是一块冷铁也被融化。连总理都到武汉都鼓动打气,大声喊,武汉,加油!”我赶紧补充说:“总理带头连喊三个武汉,加油!”父亲竟然激动地闪着泪花又说:“就是嘛。我记得李总理是戴着口罩喊的。国务院总理都戴口罩了,我们平民百姓那有不戴的道理。”

我关切地问:“村里其他人都有口罩戴吗?”弟弟说:“这些天好在外面有不少的好心人,又捐钱又捐口罩送来了。”

我看着父亲弟弟非常谨慎的神情,想到刚进村口,就有人堵住我,不是给我测体温,就是问我戴好口罩了吗。我说:“村里防控疫情抓得好紧啊。”父亲坦然地说:“这些天进出村,不戴口罩就进不来出不去了。”弟弟则说:“这些天村喇叭都一直响,连天连夜广播勤洗手,不出门,出门戴口罩。对你,对家,对国好……”

离开村庄。回城宅家防控疫情。但在非常时期,心灵岂能宁静,我被武汉的悲壮感动了,看到武汉“空城”落泪了,看到有人把口罩涂上黄鹤楼而震惊了。

那一条条战疫新闻,在江城武汉炸开了花。

当然,最揪心的莫过于口罩的紧缺,也是武汉当下的燃眉之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连日来持续不断传来好消息,中国成千上万个爱心人士和企业单位,纷纷向武汉捐献口罩。

口罩,不再是简单的自我了,它和众多战疫的国人有着亲密关系后,显得那么的耀眼,隐藏着太多的悲情与眼泪,又那么的美丽动人,

数日战斗在战疫前沿阵地上的医护人员,一身全副武装,汗水浸湿了衣服,口罩磨破了脸颊。当摘下口罩的瞬间,他们的脸红肿了,变形了。其中有一个感人的画面: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刘丽,她在金银潭医院战疫现场,和家人通电话时,摘下口罩留下伤痕累累的脸,仍然吐露笑容说:“妈妈放心,我会好的!”看着这心疼痛的场面,你难道还不会热泪奔涌吗。

这些日子,我随时主动跟老家的弟弟通电话。电话那端的弟弟很高兴,像战疫取得阶段性胜利一样,笑语连珠地说:“哥呀,现在村里防控疫情好多了。尤其是爹戴着你送来的口罩,天天是走村上,跑村头,像喇叭一样喊勤洗手,戴口罩。”

和弟弟通完电话,我的心里难以平静了,想到这些天从手机微信和电视上又看到不少感人泪下的画面:一个个戴着口罩的身影,斩妖除魔,一只只口罩背面,发生了多少感人的故事。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