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泽的春

发布日期:2020-03-12 10:01:01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芳草萋萋,花事荼蘼,清风拂面,柳枝依依,在时光的浅吟低唱里,暖春缓缓而来;疏影横斜,烟雨青黛,岁暮天寒,梅雪争春,妩媚妖娆,在静谧的沙壶中,残冬默默而归。会泽的三月,似乎还残留着严冬的料峭,微冷,清寒。小城的街上,行人身影渐渐多了起来,街道由之前的冷清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不难看出,人们的脸上带着对春天的憧憬,也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一个多月过去了,抗疫有了显著成果,希望的曙光已在眼前。赏心悦目、千娇百媚的画卷中,会泽的春天如一位清韵雅致、烟视媚行的女子款款而来。

●古城春韵:

醉舞春风谁与共

“丝雨飞时,燕泥落处,浅深遥看无痕。”“金剪刀头芳意动,彩蕊开时,不怕朝寒重。”春意浓,岁月匆。时光的沙漏里,光阴悄悄地溜走。抗疫的战斗还未停止,逆行仍在继续。一转眼,就到了三月,一抬头,就迎来了春天,落花飘零,花香馥郁,惊艳了时光,醉染了流年。

悠悠古城幽幽情。“铜都”“天使之城”“明清古建筑博物馆”“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桂冠应该属于彩云之南的这座边陲小城,但是我知道,古城春天的脚步,没有因小城位居高原而姗姗来迟,也没有因疫情的肆虐而减色半分。会泽的春,含蓄而温婉,使无数的文人墨客为其驻足,为其流连,吟诗作对,曲水流觞。在这里,可以感受“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的写意,体会“映日暖云流似水”的温暖,享受“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明澈,欣赏“百般红紫斗芳菲”的妩媚,品味“微雨洒芳尘”的可人。

踽踽穿梭于古城巷子里,感受昔日铜商文化的繁华,在历史的拐弯处凝望岁月的不朽,在满城的花香中虔诚解读被载入史册的记忆。巷子里没有风,阳光暖暖地铺在石板路和旧屋顶上。烟雨朦胧中,柳絮漫地,枝头或含苞待放,或繁花锦簇,一个寂寞的身影撑着油纸伞,徘徊在幽深、静谧的小巷,如一朵结着愁绪的丁香,整个画面亦真亦幻,诗意而唯美,连绵而孤寂,绚丽而惊艳,引人遐思。

水城梨园:

梨花一枝春带雨

一抹春色,一笺水墨,一份相约,一缕情愫,心字如许,旧梦经年。春天,到处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它是跳动的音符,是余音绕梁的琴弦,舒缓而欢快,激情而生动,充满勃勃生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距离会泽县城三公里远的水城梨园,更是别有一番韵味。还未走近,远远的,便能闻到空气中氤氲着梨花的香甜气息,轻轻的、淡淡的、若有若无的,丝丝缕缕,缠缠绵绵,轻轻袅袅,钻入鼻孔,沁入肺腑,使人像喝醉了醇酒,轻飘飘,晕乎乎。近了,更近了,呵,好一个洁白的世界!但见雪白雪白的梨花挂满枝头,有的刚刚鼓出花苞,绿茸茸的花萼托着银星点点的花蕾;有的已经完全开放,洁白的花瓣围着紫红粉嫩的花蕊。微风拂过,宛如穿着缟素的玉女翩翩起舞。它们一枝枝、一丛丛、一簇簇、一层层,像云锦似的漫天铺去,在阳光中,在微风中,如雪如玉,绵延数里,流光溢彩,璀璨晶莹。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我最喜欢雨中的梨花,它们忧伤地开在雨中,似美人落泪,点点滴滴,有一种幽婉清丽的美,让人莫名心疼!新雨洗花尘,雨水下的梨花清新洁净,丝丝细雨沁润着朵朵梨花,花瓣或树叶努力地集攒着滴滴雨水,微风慢拂,水滴轻摇滚动,水汪汪、亮晶晶的,缓缓滑落,如人的眼泪,然后再积攒成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水滴,一次次地重复。也只有此时才更能体会到“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意境,领悟“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的自伤以及“安步当车,一脉清白,我是花中倾城色”的孤傲。

春日郊游:

踏花归去马蹄香

“豆蔻梢头春色浅。新试纱衣,拂袖东风软。独倚阑干凝望远,一川烟草平如剪。”闲暇,约上三五好友,到南门箐,到青云,到任何一座能够充分吸收负氧离子的高山,快马轻裘,尽情娱乐。春花千里铺新妆,清溪流淌,早燕归来不曾相忘,袅袅炊烟裹斜阳。青山、绿水、红花,惬意!随意仰躺在树荫下的草坪里,放眼四顾,禾田中一片新绿,水波在阳光下一片光彩;稍宽的草坪上,孩子们自制的纸风筝随着无邪的笑脸愈升愈高;半空中,鸟儿正在丈量天空。听一场风语低吟,看一世花开争艳。远离尘世的喧嚣,静静地与大自然对话,会猛然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活着,就是一场修行,指缝太宽,时间太瘦。我们能做的就是珍爱生命,微笑面对生活,把复杂简单化,把羁绊放下,放空思想,让心归零,拥抱春光,驱散阴霾,让诗意和远方伴我们一路芬芳。

“龙幕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驻足素有“龙幕桃花”美誉的小乌龙,但见夕照里,桃林晚;山断处,白云浮。大地风光旖旎,长空云霞灿烂,十里桃林在青山梯田的环抱中盛放着,美景就这么扑面而来,似被注入了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爱上,成为了魂牵梦萦的向往。桃林深处,桃花已开到了极致,连绵数里,它们如梦如幻,如诗如画,风姿绰约,灿若云锦,争奇斗艳,尽展妖娆。它们有的单独挂在枝头,有的三三两两紧挨着;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就像一只只展翅欲飞的粉色蝴蝶;有的花瓣儿全展开了,露出了米黄色的花蕊;有的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饱胀得快要破裂似的。“一树桃花一树诗”,看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徜徉其间,宛如置身仙境。一阵风吹过,一林的桃花都在舞蹈,风情万种地在风中泼辣辣地摇曳着。我也仿佛成了一朵桃花,穿着粉红的衣裙,擦着亮丽的胭脂,轻舒玉臂,缓歌曼舞。许久,我才恍然:我不是桃花,我是在赏桃花呢!

“欲把岁月比山水,浓妆淡抹总相宜。”会泽的春,独特、绮丽、醉人、眉眼含情,柔媚入骨。朋友,若到小城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作者:李妍文/图)

编辑:钱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