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

发布日期:2020-03-30 15:49:20文章来源:

丽君

天空忽亮忽响,闪电像皮鞭抽打着天地。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从耳边滚过,黑云像一群奔腾咆哮的野马,快速地压到头顶,仿佛一伸手就能扯一片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昏暗。风,也跑来凑热闹,张牙舞爪的,呼啦啦吹得像刀子般割在人脸上,生疼。

虽然,形势没有那么严峻了,但是,境外输入病例却也不能掉以轻心,我这个社区志愿者,也一直要在岗。

我从兜里掏出个小喇叭,开始走街串巷。“戴口罩,戴口罩,一定要戴口罩……”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路上的车辆稀稀落落,但我还是一遍又一遍叮嘱。

走着走着来到了包司令店门前。一看,有芝麻包、花生包、肉包……应有尽有。我指着芝麻包说:来个芝麻包。服务员贴心地问:你是要现在吃吗?见我点头,她麻利地用白色塑料袋抓起芝麻包,迅速打开蒸笼,将包放在最底下的那一层。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打开蒸笼,将套好的冒着热气的芝麻包递给我:“包有点凉了,我帮你热好下。”

我心头一暖,问她:“这种天,你还出来卖包子?”

口罩后面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见她清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你是不是想说我要钱不要命?”

我诧异她的聪慧,是啊,我想说,这种天,除非不得已,不然都是宅在家里。没等我出声,她说:“看,对面是医院,我认识的一个姐姐是感染科主力,她和同事经常忙到吃不上热饭,我做包子、做盒饭给一线的医护人员吃,不要钱,24小时送餐,随叫随到。”

“你为什么这样做?”我边咬包子边问。

“那你为什么拿个小喇叭到处广播?”她没回答我,却笑眯眯地反问。

我怔了一下,没等我回答,她说:“我想做这个事儿,尽一点绵薄之力,让生活回到从前。”说着就又忙她的去了。

转了个弯,绿色的西葫芦扑入眼帘,又看见了粉红色的西红柿,白细白细的金针菇,鲜绿的西兰花……而那双整理蔬菜的红肿干裂的手,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这是一家杂货店,店的里层卖着日用品,外层卖菜。只见她码好了菜,接着用毛布擦着还沾着泥巴的萝卜、土豆,轻轻甩着还滴水的菠菜、大白菜,又顺了顺韭菜,把一些干枯了的叶子扔到脚边的垃圾桶里。

她的菜很好,顾客抓起就放到电子秤上称。我一看,顾客基本上都是附近的居民。听到她报的菜价,顾客以为听错了:“怎么降价这么厉害?”她微微一笑:“都是自家院子种的,回本就行。”说着又手脚利索地抓起一把把大葱生姜就往顾客篮子里塞菜。顾客一边后退一边用手挡:“你卖这么便宜了还倒贴,不妥不妥!”

一番动作下来,她的口罩就歪了,我上前提醒她:“把口罩扯正了。”随口问了一句:“你这是卖菜呢还是送菜?”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整理被顾客弄乱了的菜:“特殊时期,大家都不容易。”

聊开后,她告诉我,每天她和老伴赶早到邕江附近自家院子里收菜,那些菜可不是拿回来就能直接卖的,还要收拾整齐了,才能卖,毕竟现在消费者眼光很挑剔的,忙碌到上午10点左右就可以轻松一下,吃吃早点。说到这,她拿出保温杯,倒了一小碗温润的小米粥,就着干萝卜快速咽下,因为又有顾客走进了店里。

我注意到,无论是菜还是日用品,都比疫情发生前便宜,因为我以前也是常常光顾她的小店。而且我发现,只要是医护人员来买东西,她基本上只是象征性地收一点儿,我又问了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这样做?”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嘿嘿一笑:“柴米油盐酱醋,哪家都需要。我告诉你,我远在武汉的表妹感染了新冠肺炎,是医生治好了她。我特别感谢医生。我不能像医生那样出力,我这样为大家心里高兴。”塞了一把芹菜给我,又说:“我只想做这个事儿……拿去,不要钱。”

我拿着芹菜,在风中转身用纸巾擦了擦眼角。哦,我为什么哭了。哭着,我又笑了,嗯,我也是做的义务宣传员,我也只是想做这个事儿。

这个春天,新冠肺炎燃烧出一个黑蒙蒙的春天,但我每天走街串巷,亲眼看到很多普普通通的人,在疫情笼罩下,尽可能地为奋斗在一线的人甚至为普通市民开着方便之门,试图让人们的生活恢复昔日的温暖。

这些人中,有基层工作者,有餐饮服务员,有小商小贩,有快递员,有外卖小哥,有清洁工……他们很平凡,平凡到一走入人群,就找不到他们的背影。而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迸发出许多花朵,即使渺小,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盛开的痕迹;他们的凡人之语,微小,但很暖。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