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湖畔

发布日期:2020-03-30 15:50:09文章来源:

长河

有时,向往美国作家梭罗“瓦尔登湖”式的生活:寻一山水之所在,筑一木屋而幽居,择一方地而耕作,或种豆子、挖地瓜、拾菌子,或看书、钓鱼、发呆。

白天,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晚上,可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回避尘世的喧嚣,除去躁动的灰尘,披上自然的清新,淡泊而宁静、简单而美丽地去生活。

其实,我骨子里是不喜欢城市混凝土的。那些房子,无非是些水泥灰、石膏板、腻子粉和甲醛,开窗没山水,卧床车扰鸣;而且缺少山水映衬的建筑,大多都没有生命和活力。

还好,我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所在——乌蒙山腹地,乌蒙湖畔。

老家的房子很普通,是农村常见的瓦木结构的二层式楼房,但别有生活之情趣:房子依山傍水,前临碧波荡漾、水趣盎然的乌蒙湖畔,后依群山葱茏、万木吐翠的山乡松林,空气清新、视野开阔。前观湖光,则意溢于湖,水光潋滟晴方好;后赏山色,则情满于山,山色空蒙雨亦奇。

乡村公路,从山脚九曲蜿蜒,直上到院门口,也算是交通便利。一汩源自松林腹地的泉水,管引入院,甘甜清凉,是名副其实的“农夫山泉”。农家小院宽敞、整洁,主房、厨房、浴房,独立分明。院内种些不知名的野花、常青草和四季树,摆上石桌石凳,栽些金桂葡藤,今已枝繁叶茂,可在其下喝茶闲读,纳凉看报,自个儿逍遥。

如此这般精雕细琢,只想不遗余力,把大自然的尽善尽美,运用到极致。对于这样一个天然的“私家会所”,我常邀友人来赏湖光山色,住生态农家,尝野生鱼虾。

一个个清风朗月的夜晚,独自站在小楼凭栏观湖,推窗正逢月上梢,顿时全无疲倦和睡意。春江花月夜,诗情又画意。看房前,月映湖面波光粼;听屋后,又传风过松涛声。之后,入睡听犬鸣,醒来闻鸟语。但凡这样的乡趣,想必也只有我这样一个在庙堂之外、也不能达则兼济天下的农家娃,能玩味了。想那些终日为浮华奔忙的人,总在轻易错过生活中很廉价的风景。

想宇宙浩瀚,苍生微渺。每个人追求的生活方式不同:有的人喜欢马不停蹄攀高结贵,有的人喜欢时光清浅,静享流年;有的人喜欢四面伪装,八面玲珑,有的人喜欢随心而活,真实自然;有的人喜欢互猜、互损、互窥、互监,有的人喜欢远山沧海、大地长天。

背离初心的日子——不辛苦,心苦!

守心自暖,不争湖山,我归自然。选择心栖乌蒙湖畔,生活美好而不繁复,简单而不苍白。一个人就这样,孤独地静静美着……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