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市道德模范】左开周:300万公里行程的退休火车司机,守护了21年国有林

发布日期:2020-05-06 14:57:28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21年前,为了让村民们喝上干净水,刚退休的他义无反顾地带着老伴上乌龙洞看山,养老金全换成小树苗,栽遍荒山期盼葱茏。  

21年来,他家是这片大山上仅有的一户人家。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老两口始终坚守。一间小屋,两位老人,三餐四季,用21年的劳动,换来满目葱茏,一眼清泉。

21年间,为了更好地治理荒山造福乡里,他给全村人交电费,又四处奔走,东挪西凑十多万元架电上山。在晚年丧子的沉痛打击下,仍咬牙坚持,守护着6000多亩国有林。 

村里人称他为“老火车”,更有人说他是老英雄……面对夸赞,他谦逊地说:“我只想看好这片山,为村里人留下绿水青山。”

他,就是曲靖市沾益区播乐乡乐利村委会的义务护林员,81岁的耄耋老人——左开周。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2019年4月底的珠江源头,碰上了罕见的酷暑天气,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车子行驶在革命老区沾益播乐的群山之间,一路挥汗如雨,路边是郁郁葱葱的丛林,目的地是播乐大山深处的乌龙洞水库。

沿着公路从播乐大坡转到山脚,途经乡政府再走约2.5公里,车子终于开进了乐利村。一派美丽动人的田园风光像画卷般徐徐展现:蓝天白云之下,一泓清溪顺着山势“叮咚”作响蜿蜒而下,依山傍水处,一座座造型别致、色彩和谐的楼房整齐地罗列开;路两边都是经济作物,嫩绿的烤烟和玉米苗长势正旺,成片墨绿的洋芋苗已绽开白色的小花;果树这里一棵那里一棵,长在房前屋后,挺立田间地头,青色的果子挂满一树;水源充足的地方是稻田,一畦畦等待移栽的秧苗就是一层层的粮仓……还没到乌龙洞水库就被乐利村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砖砖瓦瓦震撼了,浸染了一身的清甜与快乐。大家都在感叹:“乐利村不简单,近日云南大旱,他们的山水草木都是摇钱树!”村干部在旁边介绍:“村庄的富庶离不开青山绿水的滋养,为了这一股清泉源源不断,如今81岁高龄的左开周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上乌龙洞水库义务看山护林、植树造林,历经21年,才涵养了这一万多人的灌溉、饮水之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望着这充满生机的村庄陷入遐想:大山深处又是一方怎样的山水,怎样的人呢?

为人民服务

山路蜿蜒,路径不宽但平整,可见住在山里的人勤劳。两旁青草野花错落有致,一片片树叶把日光使劲往自己的怀里揽,增添了一丝清凉。行到半山腰,一个清澈透亮的水库冒出了头,微风吹来,蓝色的湖面波纹阵阵。左开周老人家的小屋就在水库对面的山坡上。这是一间三四十平的新建平房,房前搭着简易的鸡舍,走进屋里,正对大门的红色牌匾上,“为人民服务”五个金色大字格外醒目,各种照片挂满墙壁。

“给吃饭啦?”一个满脸笑容的老人坐在沙发上问着,他中等个头,微胖,脸色黧黑透红。他就是左开周,那个用21年时间,守护了6000多亩青山绿水的人。听说来采访他,他当即请老伴儿翻出了一只黑皮箱,打开一看,满满的照片、肩章和荣誉证书……于是,他的故事,从讲故事听故事开始了。

“全军反应最快的火车司机”

“春天映山红开满山坡,水边的青草有三尺多高,大雁野鸭腾空而起……”81岁的左开周这样描述他记忆中的家乡。1964年,当春风轻抚过云南高原每一寸沧桑变幻的红土地,25岁的左开周挥别珠江源头的家乡,踏上蒸汽机车牵引的平板军列,奔赴内蒙古鄂尔多斯东胜,成了一名光荣的铁道兵。熬过在高温锅炉前铲煤三个月的严苛考验,能吃苦爱劳动的左开周又通过了制动、维护、保养等严格的考核,成长为军列“前进号6004”的司机。

1964年冬季,东胜遭遇罕见的大风雪寒潮天气。一天,铁道兵部队紧急换防,“前进号6004”蒸汽机车满载枪支弹药和数百名军人极速前进。途经千分之二十四的响沙湾大坡道道口,一辆中型班车突然熄火卡在铁轨上,千钧一发之际,军列司机左开周紧急制动,飞溅的火花伴随刺耳的刹车声呼啸而过,在离客车只剩一虎口距离时,军列终于停下,两车人的性命保住了!从此,左开周“老火车”的英雄名号在部队传开并伴随了他的一生,战友们都夸他是“全军反应最快的火车司机”。 

特殊入党的“老火车”

一次次的立功受奖,左开周获得了诸多荣誉,1965年11月,他被批准特殊入党,晋升为司机长。“右手握拳宣誓那个场景一辈子都在我眼前,我感到很光荣,直到现在,看电视我只看新闻和军旅题材。”说到入党的心情,老人情不自禁潸然泪下,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颤抖的声音里澎湃着的激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铁道兵是一支非常特殊的部队,无论平时、战时,都在执行工程任务,虽然不是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却经常需要在千山万水间流血滴汗。架桥,修路,加入自卫反击预备军,运送坦克、汽车、枪支弹药……20年的铁道兵生涯,左开周栉风沐雨,连续转战,用汗水和生命守护了后勤补给线的畅通。“运送枪支弹药,所有安全工作都要负责;架桥时必须冒着生命危险,高架桥边是四五百米高的悬崖,怎么过来的都不知道;内蒙古的冬天特别冷,耳朵冻得不能碰,一碰就开裂、化脓;当兵时,一两年才能回一次家,每次离开,眼泪就出来了,千里万里,不仅仅是为了拿工资养家糊口,主要还是一句话:为人民服务。”陷入回忆的左开周这样说。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1984年,铁道兵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左开周来到中铁运输处任司机长,人们还是亲切地称他“老火车”。每次下班,劳累不堪的工友们都回去休息了,他还在擦车。别人都很疑惑:“那么劳累还擦车!一个火车有什么好擦的?憨人才会干这种工作!”“我对这个火车有感情了,打扫车的清洁卫生,像人换衣服一样,车干净了,下一个接班的人才清爽。我做梦都还在修车、开车。”左开周谦逊地回答。 

“老火车”对工作的实诚,大家都看在眼里,工友们时常打趣他:“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车头稳又快,司机要厉害。”时间过得飞快,当厉害的“老火车”左开周在昆明站停靠时,时光的车轮已到1998年。34年,从军列到中铁客车,近300万公里行程,可绕地球70圈,从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34年,100多本荣誉证书,从亲历新中国的建设历程,到见证祖国日益强大,曾得到李鹏总理接见的“老火车”,外表朴素,内里却载满不平凡的的英雄记忆。

回忆打起背包离开火车的情景,老人又一次热泪盈眶,他说在那一刻,满脑子都是34年里和火车相依相伴的点点滴滴,说不完的辛苦,道不尽的自豪,更有说不出来的不舍。

“老火车”会退休,共产党员不退休

上世纪90年代,农村建房大多是土木结构,村民为建房子大肆砍伐,新房拔地而起的同时,也带来了森林毁尽、水库断流、生活燃料极度缺乏的恶果。1998年,左开周带着老伴儿回到家乡——珠江源头的乐利村。看着昔日山清水秀的村庄,树被砍光,黄灰遮天蔽日,水库几乎干涸,库底的红泥塘扔着动物死尸,变成了村民望而却步的烂泥塘。左开周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脱下军装依然是个兵,告别火车我还是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信念,让左开周把军队的优良作风传承到了地方,并在此时光大到了家乡。他当机立断,放弃返城养老,主动找到村委会要求上乌龙洞看山,立下了“不治理好环境绝不罢休”的誓言。

从此,老司机长终日奔波在大山上:住小窝棚,点煤油灯,养老金全换成小树苗,一株株栽下,一担担挑水浇灌……尽管如此,护林工作远比眼前的困顿艰难千倍万倍,寥寥无几的树木依然有人砍伐,大面积裸露的山体还是挡不住铲草积肥的钉耙。左开周横下心来!每天在山上巡逻蹲守,大喇叭喊坏了十多个,扩音机也一换再换。一些村民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动锄头动镰刀动斧子威胁,甚至扬言要锤死这个六亲不认的“老火车”!可他从不介怀,他苦口婆心劝说:“我看这个山,目的就是为村庄服务,小树砍了只能做燃料,多可惜呀!杨梅树肥料大,砍了就没肥料了。我们要给子孙后代留下青山绿水。”

1999年底,澳门回归祖国了,军人出身的“老火车”喜悦之情更为深刻,他迫不及待想和村里人分享这一件全中国人民的大喜事。左开周拿出近万元养老金给全村交了电费。电传来了,在电视里看到澳门回归那一刻,乐利村所有欢欣鼓舞的人,都被“老火车”的真诚率性深深打动。从此,“不砍树、不乱积肥,为了子孙后代要保护好山林”成了村民们的集体心愿,保护环境逐渐成了大多数村民自发自觉的行动。十多年下来,砍树的人没了,山慢慢绿起来,水渐渐蓄起来,庄稼一年好过一年,村民们都尝到了绿水青山带来的甜头。


“老火车”拉回幸福源,青山绿水润家乡

村里环境日益改善后,“老火车”左开周又在寻思,怎样才能更好地造福乡里。他决定从治理荒山开始,山上通电、抽水上山、树苗更易成活……这些念头在他脑海里一一闪现。但掐指一算,少说也要十多万元,可每月3000元的退休金,早已变成小树长在了山坡上,怎么办?为此,他四处奔走,东挪西凑十多万元架电上山。

历经数月辛苦奔波,线路架好,再有4000块钱就可以通电了,可短缺的这4000块钱,却如同最后一根稻草,真真切切把“老火车”难住了!“亲戚、朋友、熟人,能借的都借光了,我从播乐大街这头走到那头,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大太阳晒着,心里数不清的蚂蚁在爬,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幸运的是,这一幕被一位赶集的村民撞见了,问清情况,这位热心的村民二话不说,跑回家里拿来存折,立马取出4000块钱,和老火车一道直奔电管站交了电费,这才给山上引来了电。山上通电通水,一个看似遥不可及的念想,就在坚定、无私的“老火车”带领下,变成了现实。

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老火车”为治理荒山忙得不亦乐乎时,2010年,不幸的消息传来:为攒钱还债,他唯一的儿子去煤窑打工,遭遇塌方当场死亡!悲痛欲绝的老人中风倒下,大伙儿劝他回村安度晚年,他抱着大树泣不成声:“儿子走了,这片青山就是我生命的归宿。我要守好它们,将来交给人民。”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怎样沉痛的打击啊!“老火车”选择了坚强的屹立,他用奋进的姿态扛起了曾经的誓言——“为人民服务,不治理好环境决不罢休!”一转眼,左开周坚守深山21年了。21年间,绿化200多亩荒山,守住6000多亩国有林!青山绿树养分多,源头活水涌出来。如今的乌龙洞水库清澈见底,承担着一万多人的灌溉和饮用供水。村里人都说:“是老火车拉回了幸福源!”21年来,这个开了34年火车的老司机长,再也没坐过一次火车。在电视里看到习总书记看望贫困户,他感叹:新时代真好!看着高铁穿梭在珠江源头,他说做梦都想带老伴儿去坐一次,趴在车窗上看看祖国的变化。

初心不改,忠诚永在 

树木有根,扎根在荒山,信仰也有根,深扎在“老火车”心里。从右手握拳宣誓那一刻,入党誓词就已融化在左开周的血液里,长成了他骨血的一部分。34年火车司机,21年看山造林,54年党龄的左开周始终遵循并践行着“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半个多世纪,无论坦途还是险滩,他都能坚强面对,命运再险恶,也挡不住“老火车”为人民服务的路。我想,这,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忠诚。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如今,81岁的“左开周”已不能站立走路,再也巡不动山了,可他每天都要让老伴儿扶他去树下坐坐,听听风吹树叶的声音。“风一吹过,小树就像是在对我微笑,山林护起来了,它们也开心啊。”说到这里,老人脸上露出了孩童般可爱的会心微笑。

采访结束,要下山了,和老人告别的那一刻,夕阳的余晖正漫上山头,将林海染得像罩了层红纱,两位老人孤零零地在简陋的小屋前频频挥手。此情此景,“老火车”已经81岁了,他还剩多少岁月可坚守?如果屋外这片绿色海洋拥有灵魂,它们一定会饱含热泪微笑,抚慰老人这一世的奋进、奉献与高贵。小屋里挂了20年的红色牌匾上,“为人民服务”的誓言也必然会熠熠生辉。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左开周老了,但他“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的”火车头精神将永远鲜活在珠源大地的青山绿水之间。


编辑:孔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