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马龙菌香

发布日期:2020-08-06 10:24:2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青头菌

青头菌

鸡枞菌

鸡枞菌

干巴菌

干巴菌

黄牛肝菌

黄牛肝菌

纯天然的野生菌,是家乡茂密山林里的绿色“宝藏”。这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山珍”美味,总是在盛夏牵动着人们的味蕾。每逢野生菌食用季节,无论手头工作多忙,我都会利用空闲时间跑到街上去见一见、闻一闻那些从山里采摘而来沾满泥土清香的家乡野生菌,它们每每会让我想起小时候捡野生菌的乐趣。

每年夏天,雨水充沛时,家乡野生菌都会如约而至。青头菌、黄癞头菌、奶浆菌、鸡油菌、白大把菌、黑牛肝菌、刷竹菌、铜绿菌、干巴菌等,这些山中的“精灵”,带着一身泥气,活像野孩子一样,一夜之间撕破深厚地衣破土而出,在雨林里,它们探头探脑,争先恐后,悄然地向捡菌者展示着自己的身姿。那时年幼的我们也经不住诱惑,常常会淋着雨蹦蹦跳跳进入树林里左寻右找,看见野生菌时,如获至宝,欢喜地边捡菌边唱起《采蘑菇的小姑娘》。

在所有野生菌中,捡到鸡菌又是最开心的时刻,仿佛自己捡到菌王一般。每年农历五月端午节过后,山地里,坡梁上,一朵朵鸡菌从土里冒出头来,静待着拾菌人的到来。不过拾鸡菌也有讲究,如果你想随心所欲去偶遇,那便很难捡到。只有沿着鸡菌窝去寻找,才不会落空。父母说,鸡菌今年在哪儿长出来,明年在同一地点也会再次生长出来。村里人到夏季捡野菌子时,捡到鸡菌最多的人会被封为“鸡娘娘”,或是说她这年运势肯定好。

在困苦的年月,一家人煮一盆菌,来一锅洋芋,外加几个青辣椒,就是一顿美餐了。但食用野生菌也有出事的时候,每年都有食用野生菌中毒的尝鲜客。“打小人人”“绕毛线团”就是吃野菌子中毒后的综合反映。我读过一本科普书,书中称亚马孙大森林里有一种致幻蘑菇,人们吃后会进入一种光怪陆离的梦幻境界,巫师吃后,在飘飘欲仙之际做出占卜,其欲仙欲死之状颇令人信服。可见食用野生菌也是有风险的,但家乡的野生菌大都没毒,像鸡菌、干巴菌、奶浆菌等野生菌便可以放心食用,但也需食客用心烹饪。有毒性的菌头水菌中毒概率大一点,尤其如“见手青”之类,它的名字首先就有神秘性。它的菌盖内是嫩黄色,人手一碰就马上变青色,故名“见手青”。此菌有微毒,在烹饪过程中,必须要求烹饪技术过关,因为只要有一点未熟透都会造成食用者食物中毒。

这些年,家乡的野生菌显然已不再仅属于当地人,更不仅属于大山了。由于食客们的青睐,家乡的野生菌从深山树林里走向了城市街头的大小餐厅里。“到马龙吃野生菌”已成了马龙夏季最好的宣传名片。每年昆明、曲靖,甚至更远的地方,都有人冲着吃马龙野生菌而来。地方商家也不失时机,乘势而上,不是在街头摆满了野生菌售卖,就是沿着街面打出“菌福楼”“野生菌餐厅”等饮食招牌。每每这时我也经不住家乡野生菌的诱惑,虽没时间走进大山体验拾捡野生菌的乐趣,但仍然会偷空上街转一转,或直接走进餐馆点一桌家乡野生菌。又闻家乡野菌香,那种至亲至爱的感觉一下难以言表了。

(作者:白付平文/图)

编辑:钱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