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泽秘境温泉大裂谷

发布日期:2020-08-14 15:27:2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距会泽县城10余公里的温泉村,因温泉而得名。温泉村虽有温泉,但全村既无泉水可用,更无一丁点水源地,整个行政村不仅严重缺水,而且受小江干热河谷气候影响,还十分干旱、酷热。

温泉之源——热水塘

温泉村所谓的温泉,其实是发源于临村以礼街道西面山腰的沟壑深谷间。以礼街道的西面山,连接着大海梁子山系的北坡脚,是一片极为严重的滑坡断裂带。整片山体,从山腰到山脚,裂痕密布,断崖突兀,泉眼众多,温泉水从山体断裂带上的泉眼中汩汩流出。

温泉水,是大自然馈赠给会泽的特殊礼物。在医疗卫生极为落后的年代,附近的村民,每年的端午节前后,都要到温泉的出水口,用沙石筑坝围塘、泡澡、沐浴。一来是春忙过后,放松自我;二来是以此泉水泡澡,能治疗皮肤、神经等多种疾病。由此,每逢端午节前后来此泡澡的人群,总是络绎不绝。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里俗称为“热水塘”, “热水塘”也就是温泉村的温泉之源。

曾经的“热水塘”,绿树成荫、风景宜人、岁月静好。明清时,因东川采矿业的兴起,“热水塘”便是铜运要道上一个重要的歇息驿站。该地曾有官办“官塘”“男塘”“女塘”和亭、台、楼、谢等休闲设施,热闹非凡。会泽古十景之一 “温泉柳浪”, 就是当年“热水塘” 繁华风物的写照,但随着采矿业的衰落,“热水塘”的热闹也就此烟消云散。

现在的“热水塘”,更不逊色于过去。过去沙石筑成的露天澡堂,早已被开发成两家拥有封闭式大型游泳池和几十间室内浴池的休闲胜地。周围环境得到了更好的绿化美化,人气比当年更加热闹。

温泉村的“红”

       温泉大裂谷

温泉大裂谷,长十余公里,宽约百米。它从“热水塘”的沟谷中,一路跌宕而出,把温泉坪子,深深切开。

相对于古老地质的形成,温泉大裂谷来得突然,显得年轻。两岸的悬崖陡壁,仍然保持着初生的优美条纹。这些陡壁虽历经长年的高热、干旱和风雨的洗刷,并不断地在沙化、液化、干裂、风蚀、淋溶和暴雨洪流的交互作用下,变得沧桑,但也因此突显壮丽。 北岸近十公里的断崖,是最为壮观的一面,一条条幽深莫测的裂隙,从温泉坪子边缘的平地上直穿谷底,裂隙把一层层红色岩土从平整的地面分离,然后随谷底液化后的灰色土壤逐年下沉,下沉的断崖,高低错落,与岸上有相距数米的落差。断崖的顶部是红色泥土凝固而成的坚硬顶盖,顶盖龟裂纵横,这些红色顶盖,就像饱经风雨的斗笠,结结实实地覆盖在或红、或灰、或黄的峭壁之上。有整块崩陷的断崖,随时光的流淌,一部分已被融化成错落有致的峰林,而另一部分仍然保持着下陷时的撕裂姿态,面貌狰狞。裸露在外表的断崖,经长年雨水的侵蚀,呈现出斑驳的褐色,放眼望去,整条裂谷,犹如浮雕一般,而大片的褐色崖壁,在红、黄、灰、白、黑、紫等彩色土壤的镶嵌和印染下,就像一幅色彩斑斓的巨幅画卷,充满着神话般的诗意。

温泉大裂谷,至温泉村末端的尾平子坡脚,受到南岸松山梁子的阻挡,略折回湾后,再与大海乡布多村多条汹涌而来的峡谷相遇,相遇的节点,就在布多村脚的小江口。站在高处俯瞰,这个多条峡谷汇聚的节点,就像一个热闹的档口。在这个档口上,不仅有壮观的温泉大裂谷,同时还有南岸的松山和沿大海梁子延伸下来的布多、凹黑等多条山脉及山脉两则被断裂带切割成的深深的沟壑。大海梁子三千多米高处的多条河流、随切割的沟谷,或曲折迂回,或横冲直撞,纷纷从布多村脚涌入狭长、酷热的小江口。那些被切割的山体,陡峭凶险,细长壁立,像条条摆动着的巨鳄的尾巴,或长或短随沟谷延伸至小江。

色彩斑斓的自然画卷

       古老传说

在小江口,这些陡峭、绵延、又似刀刃一样的山梁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松山梁子的山脊。这条山脊,不仅曲折修长,而且石峰突起,峥嵘俊俏,断断续续地矗立于江心。

在当地民间有个“众龙抢宝”的传说,大意是:温泉村后的老后山顶,横停着一口飞来的石棺(“石棺”又称“石船”)。石棺的主人,自会泽少小离家,远赴他乡求学创业,后来功成名就,兴旺发达,做了大官,发了大财,但主人始终思念着故乡,不忘叶落归根。寿终后,其棺椁托人从千里之外运回,不料,当棺椁经过温泉村后的老后山巅,遥见会泽之时,突遭暴雨。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间雷电交加,狂风大作,扑面而来的倾盆暴雨,让运送棺椁的一干人马寸步难行。运送棺椁的人认为天意难违,于是便把棺椁就地安置在老后山上。随主人运回的众多的财富宝藏,便掩埋于山下的小江。

不久后,掩埋在小江的宝藏,招来附近的松山梁子、凹黑梁子、布多梁子、温泉梁子等多条山龙争先恐后前来争夺。狡猾的松山山龙,趁其他山龙不备,提前赶到小江把宝藏取走。取到宝藏的松山山龙,在返回途经的小江口,便遇上了其他匆忙赶来夺宝的山龙。于是,众山龙在小江口展开了一场激战。取得宝藏的松山山龙,在众山龙的合击围攻下,寡不敌众,遍体鳞伤,最终仅留下一条血肉模糊,溃烂不堪的石骨架,至今还残败孤寂地拖拽在小江的中心……

在这个神奇的民间传说里,我们不仅可以感悟到温泉大裂谷至小江口,其山势结构之险峻、河流形态之优美、岩石土壤之奇特、裂谷绝壁之壮观,就像一座地质公园。同时,还可以感受到会泽人杰地灵,故土难离的情愫,为大裂谷风水增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

阡陌纵横的土地

       温泉村的长征路

横跨东西的老后山,是温泉村后的一道耸入云天的天然屏障。山下的温泉村地势平缓开阔,有连片的千亩红色沃土平畴。站在远处瞭望,这些红色的土地,就像山巅飘下的少女的红裙。山间垂直而下直通大裂谷的数条人工排洪沟渠,恰似彩带一般,均匀地把少女的红裙分开。飘挂在山中的“红裙”,在灰色与褐色的山谷之间,十分端庄艳丽。

初春时节,随着小江河谷气温的升高,酷热也随之过早地赶到温泉村。干燥绯红的土地上,阡陌纵横。成排的民房,灰瓦(部分是石板)白墙,点缀在稀疏的桉树林荫中。三三两两的妇女们,聚集在林荫下拿着针线乘着凉,男人们开始赶着牛骡整理耕地。

刚整理出来的土地,颜色更为红润。这与老后山巅灰色的岩石,山脚下刀削斧劈般的褐色断崖,形成更加鲜明的对比。在这个季节,纵横有序的地块线条,与红色基调间或灰瓦白墙的民房图案搭配,不仅显示了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同时,还可以看出温泉村民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生生不息,不屈不挠地与干旱做斗争的精神和毅力。

温泉村的红,不仅是大自然造就的泥土的红,它还有一条留下红色足迹的长征路。

据有关史料记载:一九三五年,罗炳辉将军率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从侧翼掩护中央主力红军北上,途径会泽。红九军团攻占了会泽县城,活捉并公开处决了国民党伪县长刘善初,劣绅杨茂章。沉重地打击了当时会泽的地方反动势力,迎得了数万贫苦百姓的热烈拥护。在离县城不远处的水城梨园,召开的誓师动员大会上,来自四面八方的一千五百名会泽儿女,踊跃加入了红军,在红军最艰难的时候,支持和壮大了红军队伍。随后,红九军团选择经温泉村、涉小江这条既险要又隐蔽的捷径,顺利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长征的足迹,给温泉村留下了深深的红色印记。

近年,随国家精准扶贫的深入推进,两岸基础设施大为改善。不少文人墨客、摄影爱好者、探险人士,纷至沓入,竞相书写这片神奇的秘境。

人们都期待着,这片秘境将会成为会泽乡村旅游的一方热土!


编辑:严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