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笔下的云南花卉

发布日期:2020-11-10 15:33:07文章来源:珠江源晚刊

云南因独特的地理位置、良好的生态环境,被世人誉为植物王国。徐霞客于明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年)五月十日从富源县胜境关进入云南,到崇祯十三年春从大理鸡足山启程离开云南,在云南近两年的时间,共写下《滇游日记》13卷。他一路游历,记下了许多云南的奇花异草。那么,380多年前的云南,有哪些特色花卉呢?

翠峰朝阳庵的西番菊与桂花

明崇祯十一年九月十二日,徐霞客来到曲靖翠峰朝阳庵,在前庭中见到两株西番菊,“其花大如盘,簇瓣无心,赤光灿烂”,传统黄菊的艳丽被它比了下去。这种西番菊是用种子栽培出来的,并不是分根移栽的,“此其异于诸菊者”。在朝阳庵幽静的前楼,庭院前端有一棵桂花树,幽香飘逸,远袭山谷。徐霞客在庵对面的隔峡盘岭时,因闻到花香而感到奇怪,以为是天上的香气从远处降下来,没有想到是桂花的气味。徐霞客站在朝阳庵内,桂芬菊艳,念此幽境,暗恨不能投宿此处。

掩卷而思,那时翠峰朝阳庵真美。

云南山茶花杜鹃花大如碗

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一》里写有一篇《滇中花木记》。此篇首句便云:“滇中花木皆奇,而山茶、山鹃为最。”他看到有的滇中山茶花花团大处超过碗,花瓣攒聚合拢成球状,有分心、卷边、软枝的花是第一等的花。据他了解,在云南省城昆明,人们推崇的山茶花是城外太华寺中的山茶。当时在昆明城,张石夫居住的朵红楼前边有一棵三丈多高的山茶,另有一棵纸条盘绕下垂,几乎遮住半亩地。下垂的这一棵,枝干浓密,下垂覆盖到地面,这就是所谓的软枝了,且花为分心、大红色,于是成为云南省城中的山茶之冠。

在《滇中花木记》中,徐霞客说山鹃一朵花有五种颜色,花团大如山茶。他听说在滇西一带,没有什么地方的山鹃比大理、永昌(现保山)境内的繁盛。据资料显示,山鹃即杜鹃花,又称映山红,被誉为中国三大名花之一,我国现有400多种杜鹃花,其中云南就占了250多种。不过,不知道云南那“一花具五色”的杜鹃现在在哪里。

在《滇游日记一》中,霞客先生去过玉溪通海秀山,在灏穹宫看到山茶两株,名叫红云殿,滇南称第一。而在《滇游日记七》中,明崇祯十二年二月初十,他到丽江土司木增府中欣赏巨山茶:“楼前茶树,盘荫数亩,高与楼齐。其木径尺者三四株丛起,四旁葳蕤下覆甚密,不能中窥。”据木府二管家介绍,此株巨山茶“为南中之冠”。霞客先生见此山茶时,才开始著花。惜此间地寒,花开较迟,先生想象,“若待月终,便成火树霞林”。看到这棵山茶,先生以为有几百年的树龄,当得知与木增同岁,才六十多年,不由得感叹一番。从丽江前往大理,先生见这里的百姓有栽培山茶的习俗,如在剑川州北街段公祠:“植盆中花颇盛,山茶小仅迟许,而花大如碗。”

霞客先生爱云南茶花,明崇祯十二年春节,他情不自禁地折了鸡足山的一枝野生茶花。同年夏天,他在永昌城(保山市)还扦插了一株茶花,并且成活了。

经过剑川的山林时,先生还看到:“其地马缨盛开,十余小朵簇成一丛,殷红夺目,与山茶同艳。”马缨,杜鹃花的一种,又引起了先生的注意。

先发叶后著花的梅花

明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初三,由于即将前往滇西,徐霞客清晨去拜访昆明名士阮穆生。在阮家的“竹在亭”前,徐霞客看到数棵盛开的红梅。他发现这里的梅花都是先长出叶子后开花,完全不同于他家乡梅花的面貌。只有靠着亭子飞檐的一棵梅花,被摘去了树叶,才露出本来面目,“犹故人之免胄相见也”。当天,徐霞客留宿昆明名士马云客家,在马云客的书斋中,他忽然见到窗外有一棵盛开的红梅。他半夜醒来,起床独自面对红梅,恍惚罗浮魂梦间,然而树叶长满枝头,让他觉得葱翠的树叶实在太多了。他不但发现昆明的梅树先长叶子后开花,而且发现昆明这一带栽种的都是红梅。

不过,云南的梅树也不全是先长叶后开花。十二月初七日,徐霞客前往鸡足山的途中,经过大姚县东南大舌甸村边峡谷,在一座古桥侧边,见到一棵梅树,枝条丛密而树干枯老,花瓣细小而花朵很密,绿色的花蒂,冰清玉润的花魂,粉色的媚眼,他仿佛见到了家乡的老朋友。这棵梅全然不像在云南省城见到的梅花——带叶的红花,完全失去了梅花“雪满山中,月满林下”的意境。

龙门牡丹

明崇祯十一年夏季,徐霞客初到昆明,游西山,攀龙门绝壁。见一处崖壁石缝间满是琼花玉茎般的花草,千般姿容,万种变化,大多是自己眼睛所未见过的。他认识的只有牡丹,长得枝叶扶疏离乱,布在石缝间:“为此地绝遘,乃结子垂垂,外绿中红,又余地所未见。”问当地人,他们均不知道是什么,只说是山间草药。这些都记录在《游太华山记》中。因为霞客先生,我们今天才能得知这绝壁上的牡丹。

在霞客先生笔下,人工种植的牡丹也是有的。他在明崇祯十二年正月十一日的日记里说,大理鸡足山也有牡丹,悉檀寺没有山茶却有许多牡丹,元宵节前,花蕾已经如鸡蛋般大了。

异龙湖荷花

在《盘江考》中,徐霞客听说南盘江有个西源头在石屏州,于是顺着水流去考察这个源头。石屏有异龙湖,他考察中见异龙湖有九曲三岛,周一百五十里。小岛中在西北面接近州城的,叫大水城,岛的顶上有座海潮寺;稍偏东的岛叫小水城。他坐船经过大小水城南边,见有上百亩荷花,巨大的花朵锦绣般铺满湖面。他不忘评价说:“湖中植莲,此为最盛。”

在《游颜洞记》中,他由临安(现建水县)接待寺北循塘岸东行,见“塘东皆红莲覆池,密不见水”。

由此观之,明末云南多地种植莲藕,水平较高。

永昌花上花

明崇祯十二年六月十八日,霞客先生在永昌府(保山市)打索街友人刘北有的书馆休息,折庭中花上花,插入一个木球腰孔间就活了,“蕊亦吐花”。什么是花上花?先生解释说:“花上花者,叶与枝似吾地木槿,而花正红,似闽中扶桑,但扶桑六七朵并攒为一花,此花则一朵四瓣,从心中抽出又叠其上,殷红而开甚久,自春至秋犹开。”这种花即使插在地上也能活,如石榴一样。不过,令先生不解的是,此花种在庭院左边就能活,种在右边就会枯死,非常奇特。

据清代《植物名实图考》载:“佛(扶)桑一名花上花,云南有之。” 佛桑即扶桑。花上花为扶桑中的重瓣良种,更为可贵。

众香国里的雪兰玉兰

徐霞客在《滇游日记十》中记有鱼子兰:“兰如珍珠兰而无蔓,茎短,叶圆有光,抽穗,细黄子从其上如鱼子,不开而落,幽韵同兰。”

《滇游日记六》中记载,徐霞客于崇祯十二年正月十二日到鸡足山僧人安仁的书斋中观赏兰花。他说品种很多,给他印象深刻的有雪兰(花是白色的)、玉兰(花是绿色的,是最上等的品种)。虎头兰花最大,有红舌的、白舌的(花中心有一点),如舌头一样吐在外面。虎头兰最容易开花,它的叶片宽一寸五分、长有二尺,而且柔软,一穗花有二十多朵;还有长二尺五的品种,花朵大二三寸,花瓣宽处有五六分,这是家养的兰花。他还说:“其野生者,一穗一花,与吾地无异,而叶更细,香亦清远。”

霞客先生真是个赏花识花的隐士。

说来也巧,霞客所遇名花,均在寺庙中。明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八日,他在昆明筇竹寺游“禾木亭”,在这个有倪云林绘画笔法和意境的亭子里,他见到两棵兰花,每丛有两臂合抱那么大。一棵是春兰,只从兰草丛中钻出两丛花茎;一棵是冬兰,已发出十穗花,花穗长二尺,每穗有二十多朵花。冬兰花的大处如同萱草的花,颜色为有斑点的红褐色,而形状则与其他兰花没有什么不同。冬兰叶子比建兰宽而柔软,磅礴四垂;穗长出叶,而花大枝重,亦交垂于旁。此花有香气,盈满禾木亭,“开亭而入,如到众香国中也”。赏完此花,他与仆人于次日迈步离开昆明,带着静文和尚的一抔骨灰,一路直奔大理鸡足山。

昆明土主庙的菩提花

徐霞客离开云南省城昆明前,去与马云客告别不遇,返回路过土主庙,便入庙观赏菩提树。

菩提树在正殿台阶与庭院之间甬道的西边,树大四五抱,树干向上耸起而树枝盘绕着覆盖下来,树叶有二三尺长,形似枇杷却很光滑。先生听当地人说,菩提树的花白中带点淡黄色,花瓣如莲花,花瓣长二三寸,每朵十二片花瓣,遇到闰年就添上一片花瓣。闻此,先生不由感慨道:“以一花之危,而按天行之数,不但泉之能应刻(州勾漏泉,刻百沸),而物之能测像如此,亦奇矣。”

霞客先生在明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六日进入土主庙,他当天记录道:昆明当地人每到祭祀土地神的日子,会成群结队来到菩提树下,用艾叶熏灼树干来代替熏烤身体,说是熏树如同熏身体,病痛随着熏烤就解除了。土人如此愚昧,先生结语:“此固诞妄,而树夫为之瘢靥无余焉。”

关于土主庙菩提树的来历,《南诏野史》载:“优昙花,云南府省城土主庙。南诏蒙氏时,有僧菩提巴波一名大又法师,自西天竺来,以所携念珠丸子种左右。树高数丈,枝叶扶疏,每岁四月花开如莲,有十二瓣,遇闰多一瓣。今存西一树,尚茂。”

据有关人士考证,先生所述土主庙,在今昆明市武成路东端五华二中校址,庙基及断碑尚能见。


编辑:蔡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