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的民俗记忆

发布日期:2020-11-13 15:31:19文章来源:珠江源晚刊

对于摄影来说,我一直认为它的记录功能是大于其他功能的,通过影像的记录彰显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研究价值。为此,作为一个摄影人,我的行走与记录带着我的思考和观察,同时也带着我的发现和瞬间的激动。无论是张扬还是默默颔首,都被相机即刻固定。

一直在乡村中穿行,走东家,出西家,对于民风习俗,我了解的多一些。在宣威这片土地上,我目睹了许多民俗的消亡,小时候见到的习俗,现在已然见不到了,譬如曾经的“打得罗”(抽陀螺)、跳海牌、下乘三棋、乡村红白喜事宴客煮茶等等,但是有的居然在某一个小山村一直延续,我见到的时候往往会激动一阵,会有一种使命感想记录下来。也许这些风俗并不是很重要,但它却是一个民族发展的见证,也是一个时代发展的反映,同时还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集中体现。

海马舞。

我们的祖先是聪明的,也是非常睿智的,他们能够在当时艰苦的条件下做出许多发明,并且一直被传承下来,非常不容易。在经济社会和物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一些民俗的消亡促使我思考,我总想回头看看,了解曾经的文化、历史。为此,我用相机记录那些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东西,它们是时代的记忆。


随着社会的发展,机械化耕作越来越普遍,传统的牛耕越来越少了。忠实地记录和保存下那些耕具的影像,能为后人留下了解和研究社会发展的资料。

乡村宴客煮茶。

乡村的红白喜事中,宴客宾朋,有专人煨水。“煨水”,就是烧开水泡茶待客,用茶壶装着用纱布包裹的茶叶泡水。记得在幼年时期,曾经见到过办喜事的人家,家中没有炉子,只能搭木柴燃起篝火,将装了茶叶的茶壶放在火堆里煮。要不是有一天到宣威市海岱镇岩上山林果树村,还真以为这个习俗已经消失,因为我二十多年未见此种煮茶方式了。茶壶直接被放进火堆中,冒着熊熊火焰的木柴就架在茶壶下面和周边燃烧,用这种方式煮茶,茶壶上的把手不能是胶、木或塑料,否则就会烧坏把手。茶壶里的茶水煮开以后,不能直接用手提茶壶,得用木棒将其挑离火堆,否则容易烫伤手。

篾背箩。

篾匠。

乡村中的手艺匠人也在发生着大的改变,过去传统的手艺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而在过去,他们都是当地的名人,譬如田坝的漆匠和一些地方的石匠、篾匠、木匠等等,都是名震百里之人。我爷爷是个篾匠,他打的大簸箕和扁背箩在方圆百里都很出名,不管谁家得到他打的大簸箕,都会引以为豪,因为他打的簸箕可以装水,样子又非常美观。只可惜他去世后,就再也见不到那种簸箕了。为此,我对篾匠便有了某种特殊的感情,外出见到篾器,或看见篾匠在做手艺,我总会忍不住拍上几张照片。

手工纺线技术。

一次,我去宣威市热水镇的一个苗族村,居然见到了人类发展的“活化石”——手工织布技艺,用苎麻纺线,用原始的织布机一梭一梭地织布,苗族的大花衣就是这么织出来的。彝族的海马舞和唱山歌,就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已经被列入宣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王人天 文/图

编辑:蔡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