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柿子树

发布日期:2021-01-07 11:00:54文章来源:珠江源晚刊


冬意渐浓,人行道两旁的银杏树叶子已经落完,枝干完全裸露出来,像是瘦了一大截。庄稼早已收获,被杂草占领的田地经了霜冻,土地光秃秃冒了出来,看着就凉飕飕透着冷意。往越敞亮越宽广的地方望去,水库边、田野里、山尖处,抑或是长长的公路尽头……冬天的萧索就更是显露无遗……

冬天是一个适合思考的季节,没有了春天的激动,夏天的热烈,秋天的喧闹,只留下一片安静,像是谢幕之后空落落的大剧院,余韵尚存,又没有搅扰,正好安安静静地思考、回味,可以倒带一样看看这一年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收获了什么、留下了什么……2020年的冬天,似乎更加沉重一些,这一年承载了很多,注定成为很多人难忘的回忆。

冬天是一个让人冷静的季节,卸去了繁花绿草的妆点,以素颜示人,真实而让人冷静。劳作了一年、努力了一年、奋斗了一年,抑或是……徘徊了一年,虚度了一年!一年的光景就这样过去了,喜也好,悲也好,有所得也好,有所失也罢,终归是过去了。整理下心绪,思量下明年,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南方的冬天是可爱的,虽然冷起来一点都不含糊,但毕竟有太阳,有蓝的天白的云,那种透明透亮的天空是北方人怎么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今年的冬天来得不疾不徐,冷不丁地降一下温,羽绒服刚裹紧没几天,太阳又暖洋洋晒了起来,晒酸菜、晒柿干,没有个好天气是做不成的。阳光就这样一点一点把人的心晒得化开了,是啊,还有什么比冬日的阳光更暖人呢!

秋冬日子里最耐人赏味的不是菊花,侍弄在花圃里的难免娇贵,也不是开在严冬孤傲的梅花,而是老宅门前、房屋后头、村头路边、山野之间的那一颗颗挂满红硕果实的柿子树,亲切又朴实,耸立在天地之间,带着一股子自然原始的气息。抬头望去,苍劲的树枝、红的橙的果实映衬在深远的蓝天里,那是一副绝美的画。枝梢尖挂着的红柿,似美人眉心的朱砂痣,把天空装点得娇媚起来。老树红果,沧桑与希望交织,冷静与热情相融,看得人喜上心头,还有什么烦恼不可抛洒?

冬天的柿子树,枝干是脆的,馋嘴的孩子受不住果子的诱惑,攀上树去,老人看到了总要大声呵斥,不是吝惜树上的果子,而是怕枝干折断摔了人。干枯开裂的树皮似乎是把所有的精华和力气都给了枝头红艳的果实,树枝脆弱得让人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可以把它折断,即便如此仍要不嫌累的挑着一树的柿果,像是一种坚守,更是一种责任。农村零散的柿子树常是没人管的,不采摘,更不会有人浇水施肥,任其开花结果,自然掉落。生涩的柿子卖不上价格,熟了的容易烂,不方便大量拿到集市去卖,年轻人没有那个耐心赚这点小钱。只有上了年纪的人,珍爱那口熟悉的味道,不忍糟蹋了好好的果子,也有那闲工夫,小心地用长杆摘下果子,放得透红了,再用篮子提到集市去卖。柿子树并不因自己的这番待遇而有半分自卑或尴尬,依旧热闹地结出一树的果子,自然地成熟,自然地掉落,来年再自然地开花,自然地结出一树热闹的果子,大有一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从嫩芽抽枝展叶,到开花结果,再到树叶凋零,最后果实落到土地里,柿子树的一年四季像极了人的一生,少不了热闹繁华,终归于寂静无声落幕。柿子挂在树上的时间很长,从初夏枝叶繁盛到残冬万物凋零,一树的柿果不急不慢地生长着、成熟着,以最好的耐性耗过了春夏秋冬。黄澄澄、红彤彤的果实给冷寂的冬日点缀上暖暖的色彩,让人感受到平静、坚韧,还有希望……

鲍荣粉

编辑:蔡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