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泽电力人:爬冰卧雪保一方光明

发布日期:2021-01-19 10:56:26文章来源:曲靖日报

1月8日袭来的寒潮,“速冻”了高海拔的会泽县,不少山岭的温度一度降到零下10摄氏度以下,树枝、电力线路的覆冰粗约手腕,部分35千伏和10千伏线路停运……

为了群众在寒冬不挨冻、不摸黑,会泽供电局和曲靖供电局驻扎在会泽的电力工人冒雪踏冰而战,通过奋勇努力,快速恢复了全县供电。

查看线路情况。杜明彦 摄

抢修中帽子都被冰冻住

1月10日,距离会泽县城40多公里外的新街回族乡遭遇近年来最严寒的天气,温度直逼零下10摄氏度。冰雪将进乡的道路封锁,为乡里提供电源的10千伏新街线断线停电。

一大早,供电所的张恒、谢云坤、刘荣等数名员工巡线,到达朱家村后,张恒等人顶着冰雪,朝着平时连羊都不走的大丫口进发。行进没多远,身上就被杂木丛上的冰屑和冰露浸湿,树枝上的雪和冰块不时从后衣领落入背脊,会冷不防地来个透心凉。后来,手指全部冻僵了,感觉就像手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一样,不听指挥。

“即便晴天,村民拾菌子、找柴、放牲畜都不走大丫口。当时,院子里都被覆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外出上厕所,连拐杖都没地方拄,几乎是爬着出去的。”当天偶遇巡线工人的朱家村村民张仁昌,对电力工人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最艰辛的还是次日的抢修。

10千伏新街线的故障点位于16至17号塔杆之间,距离路边只有四五公里。但因地势险峻,周宇、张恒等11名电力工人整整走了4个多小时。到达现场时,张恒觉得摇头困难,伸手一摸才发现,原来安全帽没能完全护住帽子,脖颈部位的帽子下部浸湿后,冻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为了赶在天黑前下山,此时的他们不能休息,在冰雪弥漫的山头登杆、挂接地线、搬运材料,更换被雪压断的导线。

下午6点半,抢修工作结束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回家已成为他们最大的困难。山岭浓雾弥漫,站在电杆下,连电线都看不清,手机没有信号。来时顺着电线走,回去却在大山中迷了路。一行人不敢往回走,而是手牵着手,向着雨碌乡的方向走,因为那边虽然远,但山坡相对缓些。晚上8点多,山上已经一片漆黑,迷路的他们惊喜地发现手机上出现了信号,于是忙着给临近的雨碌供电所打电话,在雨碌供电所长的协调下,距离抢修人员最近的多苏卡村民小组长程华叫上了3个村民,赶到山里营救。

最终,两伙人是以电筒光和呐喊声为信号会合。

抢修前进行变电站相关操作。 杜明彦 摄

风雪夜荒岭彻夜作业

1月11日晚间,位于乌蒙山系顶峰段的会泽县被寒潮包裹得严严实实。高速公路不允许通行,往常熙来攘往的县城大街,冷得看不见一个人影,行走在室外,每一口呼吸都能让人感到透心的凉。距离县城约50多公里的500千伏铜都变电站却灯火通明,该变电站连接昆北换流站和500千伏多乐变电站,在西电东送通道上处于重要位置。

当天,冰冻灾害导致500千伏铜多甲线OPGW光缆受损,故障发生后,通信调度人员迅速将500千伏铜多甲、乙线保护、自动化等业务转移到500千伏铜昆甲线OPGW光缆上。但若不及时抢修,将影响到西电东送主通道的安全稳定。

当天晚上的抢修共有2个点,一个点位于500千伏铜都变电站内部,另外一处是500千伏铜多甲线29号塔,位于鲁纳乡牛栏江畔的狮子山上,距离铜都变电站直线距离只有10公里,但赶到现场足足需要2个多小时。

夜间12点,温度已下降到零下10多摄氏度。接到调度指令后,30多名工人开始准备安全带、照明灯、安全绳等各种抢修工具……

深夜一点多,变电站抢修工作开始紧张进行,近20名工人在探照灯照射下进行着抢修。另外约17名抢修人员,则在一个多小时前就搭乘4辆检修车辆,赶往狮子山头,他们行走的道路,被冰雪覆盖得严严实实,绑满防滑链的车轮,正缓慢在山间狭窄的公路上蹒跚前行……

抢修人员一整夜在山间寒风中奋战,一直干到1月12日上午11点,线路才抢修恢复。

杜明彦 张坤宏 赵英

编辑:蔡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