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鉴罪的“福尔摩斯”“鹰眼”侦探许月红

发布日期:2021-02-02 16:08:58文章来源:云南网

  说起“刑警”,缉捕逃犯、持枪对峙的精彩画面立刻浮现出来,影视剧中也常凸显的是深入敌后的孤胆英雄、或者徒手格斗勇擒歹徒的无敌勇士。但在“刑警”中,有这么一群“安静”的人,他们身居幕后,武器是刷子、各种粉末、化学试剂、放大镜、白手套、镊子和大脑……

  许月红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

  他的“武器”很锋利——与“福尔摩斯”相媲美的大脑,能够在纷繁复杂的线索迷宫中,找出那条最接近真相的路。

  在他的世界里,指纹“会说话”,脚印“有生命”,真相就躲在暗处,他用一双“鹰眼”,把它们找出来。

  他就是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鹰眼侦探”许月红。

  No.1

  永远在“侦”途上

  许月红一米七几的个头,单眼皮,一张大脑门配上一双略微厚实的嘴唇,笑起来面目和善。早在高中时期,许月红就有一个梦想:要做一名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

  1996年9月,他如愿以偿的考入云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习刑事侦察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曲靖市陆良县公安局三岔河派出所,开启了他的刑侦人生。

  之后的工作岗位几经调整,但都没有离开“刑事技术”的范围。

  2012年9月,许月红任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一直至今。

  这期间,他在全面负责协调各项基础工作的同时,指挥勘验和主勘各类现场2000余起,提取现场指印600余枚,提取送检各种生物检材1000余份,检验各类痕迹物证900余件,利用痕迹物证认定直破案件190余起,带破案件400余起。

  虽然已经和“痕迹物证”这玩意捉了21个年头的“迷藏”,但每次在现场发现可用的痕迹时,许月红还是会“几乎兴奋得跳起来”。

  回想起这段从警生涯,许月红言语中藏不住的热爱之情,他笑称,自己永远在“侦”途上。

  No.2

  微尘鉴罪的“福尔摩斯”

  许月红对工作的认真细致在警队是出了名的。2012年7月,曲靖市麒麟辖区连续发生2起盗窃汽车案,经侦查发现一个改装车窝点,但嫌疑人早已逃离。

  许月红带领技术人员对现场进行勘验,最初并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大家重点都放在车上面,但车上的痕迹已经被破坏得很严重。

  还有哪里,会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痕迹的地方呢?

  许月红环顾了一下周围,地上散落着改装用的扳手、车棚里有两辆刚改装好的车、到处都是油腻的黑色机油……

  随着视线的移动,他在脑海中想象着嫌疑人在这里可能的一举一动,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偷车之人……

  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墙角一个杂乱的垃圾堆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仔细翻找,许月红终于在一个废弃的小纸盒上,发现了一枚指纹。

  案子破了!

  警方还有了一个更大的收获——从落网的嫌疑人身上,警方得到重要线索,顺藤摸瓜打掉了一个以盗窃、改装、销售为一体的盗窃团伙,带破盗窃汽车案件80余起!

  站在犯罪嫌疑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甚至“化身”成“他”。这正是许月红现场勘验的“秘笈”。

  No.3

  偷办公大楼的“飞贼”

  2013年1月至4月,麒麟辖区连续发生多起攀爬翻窗入室盗窃办公楼的案件,经勘查初步判断疑似同一人所为。许月红带领刑侦技术人员勘验现场时,遇到了“怪事”。

  被盗楼房周边都有监控,但所有监控视频反复查看,都没有发现嫌疑人踪迹;

  现场提取到的所有的痕迹都表明,嫌疑人进出中心现场路线都指向了现场所在的房屋楼顶,嫌疑人到底怎么到的现场所在的楼顶?

  反复勘验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只能飞。”

  可很明显,这不符合常理。

  楼顶与相邻楼房(以下简称A楼)相距少则1米以上,多则近3米,且有的有近一层楼的落差,楼层高都是3至5楼,在反复勘验现场、前后十多遍还是没有太大收获后。

  最后,横拉在两楼顶间的几条电缆线引起的他的注意,勘查人员将目光转向了这几根“不太可能”的电缆线。

  要知道,悬空爬电缆线过去偷东西,那是要豁出命才干得出来的事!

  然而这“不太可能”的事,还就成真了!勘查人员在电缆线上发现了嫌疑人的痕迹,一条作案线路终于打通了!

  “飞盗入室案”尘埃落定,嫌疑人最终落网。该案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

  No.4

  与犯罪博弈的“鹰眼侦探”

  当然,作为一名刑事技术人员,命案现场的勘查也少不了许月红的身影,从“假正当防卫”案、高空坠楼疑案、到再到“9.29”双尸案、碎尸案……

  他带领中队民警奋战在一个个案发现场,带着“命案必破”的使命和高度的责任感,用镊子、分析设备当做武器,和犯罪博弈,还死者公道。

  2020年命案积案攻坚专项行动以来,许月红积极参与攻坚行动,带领其他技术民警全面细致清理历年来命案积案中的痕迹物证,全力搜寻破案线索,通过再次将有价值物证进行检验及送检,利用刑事技术破获了数起多年未破的命案积案。

  鹰,是翱翔的猎手。

  许月红就有一双“鹰的眼睛”,而他的猎物,正是躲在黑暗中的“罪恶”。

  No.5

  “经验”的重要性

  在许月红的眼里,“刑事技术侦查员”是公安工作中要求最高、最为辛苦的一个岗位,也是最具有挑战性、最为荣耀的岗位。现场技术勘查,就像整个案件的“眼”,只有破了这个“眼”,才能拨开迷雾,走近真相。

  许月红认为,现场刑事技术勘查,就是“怎么发现痕迹”和“怎么用痕迹”的问题,难,就难在后者。

  “现场的一枚指纹,我取得到,别人也取得到,流程就是那么一套。但是取到以后怎么用,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思考。”

  ——“经验”的重要性,他在刚入行那一年对此感受很深。

  1999年刚参加工作时,许月红很有干劲,跟着师傅出现场不怕苦,工作可认真了,但就一点:提取的痕迹,老是比对不成功!

  一次,两次,三四五六次……许月红心里直打鼓:我哪里没整对?他心里一遍遍回忆勘验提取的过程,没毛病啊!

  这种现象在一年以后慢慢好转,随着他提取的痕迹陆续发挥作用,许月红才知道,并不是自己操作上有问题,而是“经验”还不够。

  后来,为了把自己的经验说出来,让后来者少走弯路,许月红先后撰写了《浅谈基层痕迹物证利用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浅议县级公安机关的物证管理》、《浅谈指纹识别系统的管理和利用》、《浅谈指纹自动识别系统中现场指纹特征编辑》、《浅谈影响指纹自动识别系统查中率偏低的原因》、《手机基站信息在侦查破案中的应用难点分析》等论文,其中多篇获上级采用。

  No.6

  不安于现状的“刑侦尖兵”

  在案件现场,许月红是心细如尘的“福尔摩斯”;在队伍建设和科技领域,他又是一位敢想敢做的革新者。

  2012年底,结合上级公安机关关于加强刑事科学技术工作的要求,许月红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向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党委上报了在派出所设立技术小组的可行性报告,得到认可。

  次年,分局从全省选调了12名专业技术人员分配到派出所成立技术小组,极大地缓解了麒麟公安分局技术人员不足、勘验质量不高、检验鉴定不全的问题,麒麟公安分局也因此成为全省率先成立四级点、实现刑事案件现场统勘与分勘相结合勘验模式的县级公安机关。

  近年来,麒麟区视频监控网络建设快速推进,许月红总结出了一套新的现场勘验模式——即视频侦查辅助现场勘验的工作模式,使分局利用刑事技术直接侦破的一般性案件提升了80%。

  2019年8月,他主创的“视侦辅助现勘、快精准破小案”作品在全省刑事技术创新大赛中获奖。

  在比赛场上,许月红又是一个永争上游的“领跑者”。2020年,他带领麒麟公安分局技术中队参加了全市刑事技术大练兵,取得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并获个人第一名。

  2020年11月,许月红作为曲靖公安刑事技术参赛代表队的主勘人员,参与了云南省首届公安刑事技术职业技能大赛暨实战大练兵比武,帮助团队取得了团队三等奖,个人被云南省公安厅授予“云南省公安刑事技术能手”称号,成为全省9名获此殊荣的民警之一。

  No.7

  “自己的事再大,也大不过这身警服”

  21年的从警生涯,许月红从刑事技术的一名“萌新”逐渐成长为刑事技术战线的业务骨干。

  时间长了,他遇到一个新挑战——执法办案,难免受到亲情与友情、权力与法律的考验。

  刑侦工作斗争中,有犯罪嫌疑人、案件当事人及其家属试图用金钱和关系从许月红身上打开缺口,希望他“手下留情”“多关照”。

  可许月红总是软硬不吃,从来不曾松过口子。“身为警察,头顶国徽,胸戴党徽,就得断私情、去私心,秉公执法、依法办案”,这是许月红一直坚守的原则。

  20多年来,许月红舍小家顾大家,加班加点早已成为家常便饭,有时一连几天都在出现场,最长的一次是一个命案现场,许月红带领民警们足足干了8天!一个完整的周末、一个团圆的春节,对他来说都弥足珍贵。

  压力太大怎么办?“打篮球、跑步。”许月红笑着说,自己很爱运动,“对解压很有用”。

  2020年11月13日,许月红被云南省公安厅授予“云南省公安刑事技术能手”称号,同为刑事技术警察的妻子在朋友圈留言说“冷暖自知,付出总有回报!”

  每当想起家人,许月红总是很内疚,但他不后悔,他总说“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工作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云南刑侦供稿)


编辑:张译文